hit counter

任何運動都不能逞強


大家一定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 給各位愛好運動的朋友參考!

大家最常說的是「加油,再撐一下就到了」、「到前面那棵樹下比較陰涼再休息吧」、 或是當有同伴提出休息要求時,我們會說「現在就要休息啊?」。這些說法都好危險, 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能有多大? 你更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脆弱! 多撐那一下下,誰敢保證下一秒鐘不會出問題?當你終於知道時, 也許已經失去健康或生命..........

我的朋友老趙,他女兒和我女兒是幼稚園中班大班的同學,到現在,認識約七年了, 我們都很愛小孩,常一起帶孩子出去玩,不論是溪邊、泳池、魚池、郊山…, 都留下我們歡樂的足跡。

他因為我的慫恿而愛上釣魚,進而變成一位魚痴,他也因為我的慫恿而開始接觸單車, 昨天死亡…老趙在銀行界上班,他是個比較好面子、會逞強的人; 這樣的人,自我期許會比較高吧?老趙因此在工作上表現優異,亦得到上司的讚賞。 我所知道的,他有高血壓,心臟似乎也不太好,尤其,他既抽煙又喝酒,加上飲食是重口味( 重油、重鹹、重辣),但據他表示,他每週除了星期例假日,幾乎天天去亞歷山大踩飛輪, 有時還連踩二堂課,而且是加重摩擦力從頭站到尾。 這樣的人,我無知的認為:體能應該還算不錯吧?

其實早在今年夏天,我就開始慫恿他騎車,但是他以天熱為由,所以遲至現在入秋, 他才在約二週前購入冠軍二號。上週我第一次帶他騎山路,從動物園騎到小格頭, 在到小格頭之前,由於顧及老趙第一次騎山路,所以沿途我主動要求休息了4?5次, 再原路下滑至石碇,然後吃桂花香腸順便休息,上述這幾段休息期間, 老趙甚至還開玩笑說:「是你主動說要休息的喔,可不是我!」。 接著他表示體力還可以,還想繼續騎,於是我們繼續騎阿柔洋,不過爬不到一半, 他就表示太累,於是下山打道回府,當天下午他還很有興致,我們一起到城市綠洲買老趙的車褲, 順便在外面吃晚餐。到目前為止,我一直都認為老趙的體能不錯,甚至不比我差!

上星期五吧!老趙問我星期天有何計劃?我告訴他:打算和我弟二人一起騎,並告知路線為: 台北市-故宮-風櫃嘴-萬里-金山-淡 水-關渡-台北市,當然也告知全程約 100公里 , 以及風櫃嘴對單車騎士所代表的意義,及路線難易分析,老趙是個重度上網的人, 所以他當然也仔細分析過這條行程的相關資訊。

但是,老趙比較好勝逞強,有機會就超我的車,我跟我弟都叫他不要衝,但說不聽, 在過關渡宮右轉(水鳥保護區)經過在左側第一個階梯約十幾公尺,老趙忽然叫我, 並表示感覺胸口似乎有一口氣悶悶的,他自行把冠軍二號停放路邊, 跨過矮水泥隔牆,靠著欄杆坐在木板地上,還很清楚的叫我先騎, 他休息一下要去紅樹林搭捷運回家(此時大約是下午二點), 我當然不肯啦,告訴他先休息再說,我們一起出門,就要一起回家!

何況我們又不趕時間,不超過10秒,我看見老趙雙眼翻白眼,頭往右邊倒…。 我很慌張,衝過去叫他,但完全沒用,剛好旁邊有「愛V車隊」經過 (註:當時現場人很多,我很慌,不知是否後來幫忙的是否均屬同一車隊? 事後才知道當時對我們施予援手的是「愛V車隊」), 老趙在急診室經急救超過一小時,不治,這二天,有一堆法定程序必須處理。 10/29,星期一,檢察官會同法醫勘驗,確認死因為「心臟衰竭」,法醫表示, 除非解剖才能真正知道是「心肌梗塞」或其它問題,不然統稱就叫做「心臟衰竭」, 而這種狀況發生前無徵兆,就只是感覺很累而已…我面對家屬,並未受到責難, 家屬甚至要我不必太自責,但是我的內心怎麼可能不愧疚難過呢?

如果我不慫恿他騎車、如果我當初堅持不讓他跟昨天的行程、如果我再多關心一點、 如果我有多一些的醫療常識,如果我懂得對他逞強自負的說法打個折扣, 如果…我從沒有參加過車隊的活動,但這次的事件讓我有很多感觸, 僅提出一些淺見,給各位車友參考參考:

  1. 車隊出遊(尤其是大型活動)最好要有護理人員,以備不時之需。
  2. 平時我們騎車或爬山,大家最常說的是「加油,再撐一下就到了」、 「到前面那棵樹下比較陰涼再休息吧」、或是當有同伴提出休息要求時, 我們會說「現在就要休息啊?」。這些說法都好危險,多撐那一下下, 誰敢保證下一秒鐘不會出問題?你認為自己很健康?你多久做一次全身健康檢查?一年?半年? 再怎麼注意,也不至於每個星期檢查一次吧?在爬坡的過程當中,你又怎麼知道是「很累」 還是「心臟快停了」?老趙最後出問題的地方是最平的平路,且之前大家都有說有笑的。 他有心臟及高血壓方面的問題,他天天持續努力的運動,

    但在他往生(47歲)之前,他依舊分不清是「很累」還是「心臟快停了」…累了,就休息吧! 沒有人敢對自己的身體做百分之百的承諾!如果有人笑你,就讓他笑吧,因為那不是你真正的朋友。
  3. 運動員透過不斷的訓練,把自己的體能推向顛峰,就像健美先生,透過各種方法, 把自己全身肌肉搞得像是綠巨人,但這其實都不是符合大自然常態的, 因為大多數「正常人類」,不可能肌肉這麼大、跑這麼快、跳這麼高、騎這麼陡這麼快, 你現在沒問題,並不表示十年、二十年後依然沒問題,有可能你只是先預支以後的老本; 所以,不要太著重什麼肌耐力訓練吧!因為那些電子儀器並不清楚你目前身體的健康狀態, 自己的感覺最準,累了,快喘不過來了,即使只剩五公尺,就是要停下休息!
  4. 有病(即使是感冒)、或太興奮晚睡、都必須隨身帶藥,並將藥名及如何服用, 用中文(大家才看得懂)寫在紙上,以備不時之需。老趙當場狀況一發生, 我急著找遍他所有的袋子,就是連一顆藥也沒有。
  5. 隨身可以不帶身份證,但健保卡一定要帶。昨天狀況一發生,我在他的皮夾裡, 除了現金,還有好幾張金融卡和提款卡,但就是沒有健保卡。我想,在戶外發生危險送醫, 如果身上有帶健保卡,醫院應該可以獲得更多或許有用的資訊。

我建議, 爾後車隊的活動,應該強制規定必須攜帶健保卡,及填寫至少二位緊急聯絡人電話; 這次,因為是我的朋友,但我也僅知道他家裡電話,打去剛好是他老婆接的, 萬一打去沒人接,當我在醫院,當醫生告訴我尋正常程序已三十分鐘,應該停止急救, 請問我該怎麼辦?代替家屬答應嗎?

這件事對我來說是極大的陰影,看著以前一起帶小孩出遊的照片,真是無言以對…, 早上出門配合檢察官做筆錄時,經過我家公園,望著老趙每次來找我喝啤酒聊天的固定座位, 我難過的快哭了…再一次深深感謝「愛V車 隊」及所有相關不認識人的幫忙; 之前,我僅在你們的車衣上看到大大的「愛」,現在,我深深感受到你們心中大大的愛。 我想:我必須要花一段時間來調整。

再警告一次,這不是危言聳聽。 我們常說: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能有多大。 但我要說的是:你更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多脆弱, 當你終於知道時,也許已經失去健康,運氣不好,就像老趙這樣賠上了性命! 我失去了一位好友...... 當您在踏板上揮汗如雨, 感覺快要爆缸的同時,請您再多想一下親愛的家人朋友,好嗎?


運動後 不要猛灌水

記者鍾麗華 台北報導

跑步、爬樓梯、爬山、做運動讓人氣喘吁吁,這時候突然灌水喝可能會有致命危機! 醫學博士莊淑旂昨天表示,人在運動時,心跳加快,身體處於疲憊中, 脹氣難以消除,喝水阻礙排氣,一旦氣無法排出,將造成心臟負擔,很容易發生意外。 準內政部長廖風德日前心臟病發突然猝死,他的太太在部落格中寫到, 「當天他帶著1000西西的水壺在社區裡走10圈」;莊淑旂認為,如果廖風德沒有立刻喝水, 不會死得那麼突然。老祖宗很久以前就有「『喘喘』不能喝水」的觀念, 但現代人常不信邪,運動後猛灌水,相當危險。榮新診所副院長何一成則從西醫的觀點, 支持莊淑旂的部分說法。何一成說,在天冷時運動,如果突然喝冰水,冰冷的水到胃腸中, 使胃腸嚴重降溫,將誘發胃痙攣、氣喘等;但若是溫水就沒有這個問題。

不過,仍要注意飲用量,最好不要超過300西西,否則會使胃擴張、血壓上升。 在劇烈運動後,最好能緩和3分鐘,讓血壓下降、心跳和緩後再飲用。 何一成指出,運動員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會盡量減少喝水的危害, 像是馬拉松選手在運動中,通常只喝一小口的溫水;至於廖風德的死因與喝水是否有關? 他表示,心血管不好的人,如果違反上述的運動後喝水的原則,會有更大的危險。

莊淑旂強調,容易喘就是氣不通、不順,氣無法排出,喝水反而會壓迫心臟, 最好是靜下來之後,等氣通、放屁後才喝水。而且要把水端起來, 同時挺胸、縮小腹,把橫隔膜拉開,才是正確喝水的姿勢,且要一口一口慢慢喝。 莊淑旂認為,運動員由於運動習慣,喝溫水應該無礙,不過,精神疲勞者、身體疲勞者, 則切忌在運動後、尚未和緩時,把一大杯的水灌下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