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憂鬱症

中華日報


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有注意到,世界衛生組織將「憂鬱症」與「癌症」及「愛滋病」並列為世紀三大疾病。相對於後兩者,憂鬱症所得到民眾與醫界的重視與關懷,的確有提升的空間。

從藝人倪敏然失蹤後自縊,雖然憂鬱症的診斷曾經出現在相關報導,但卻驚鴻一瞥,大部分的媒體仍然將重點放在他的事業與感情的糾葛,強調別人如何狠心冷血對待他的煽情故事。藝人澎恰恰身心俱疲而且勇敢地訴說心靈谷底的不幸遭遇,但媒體仍把重點放在追尋背後的聲色犬馬,忽略了他的憂鬱病情。

緊接而來的,是專治憂鬱症的精神科醫師陳國華,竟也傳出因憂鬱而燒炭自殺的不幸消息。雖然這次媒體對憂鬱症的探討多了一些,但是繞在陳醫師曾治療的病人名單打轉,不斷挖掘可能的社會檔案故事與恩怨情愁,但這都不是健康社會應有的精神糧食。

憂鬱症必須被重視的理由首推其盛行率。台灣由於媒體庸俗瘋狂、政治惡鬥不休、經濟陷入低潮與價值認同混亂等因素,整個社會情緒正處於前所未有的低潮,而專家們更統計出許多令人咋舌的盛行率,例如大學生有五分之一憂鬱,有十四分之一嚴重到曾有自殺念頭等。這其中,醫學生因背負社會與家庭的壓力下,在憂鬱比例與自殺傾向的盛行率都比一般的大學生高,後者更被報導為兩倍以上。

憂鬱症的第二個特色是在於隱蔽性。雖然憂鬱症嚴重時可以造成頭痛、胃痛、噁心、失眠、厭食、記憶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焦慮不安與失去活動的快樂和樂趣等,但是許多的症狀會被掩飾起來,許多患者甚至還補償性地表現出光鮮亮麗或開朗明快的外表。有這種能力的患者表示病情尚輕,但也承受了更大的壓力。

第三個憂鬱症的特色是容易被誤解與扭曲,例如上列三位公眾人物的憂鬱症病情,都被流言蜚語與耳語八卦所取代,民眾沒有看到當事人受傷痛苦的心路歷程,媒體重視的是誇大扭曲的故事情節,於是委屈傷心與恐懼壓力成了惡性循環。雖然心情不好並不代表憂鬱,然而普遍的認知是生理疾病雖然並不一定造成心裡憂鬱,但大部分的憂鬱病發都有其生理基礎。

第四個特別值得重視的是致命性。或許真正走向絕路的只佔憂鬱症的少數,但是在絕望深淵時致命的速度比癌症與愛滋病都要來得直接了當,都要來得令人惋惜,更會讓身邊最親近的人自責不已,甚至痛不欲生。

不同於癌症或愛滋病的,如果有親友的關心、心靈的支持與醫藥的治療,憂鬱症的治癒率是很高的。在某音樂台有一位曾患重度憂鬱的公司負責人製作了一段公益廣告,呼籲大家重視憂鬱症、親友扶持患者與患者勇敢就醫,這正是看待憂鬱症最正確的態度與最溫馨的關懷。

除了一般民眾應該對憂鬱這個病症提高警覺與正面看待,其實醫者更應如此。就好像醫生也會感冒一般,醫者也會罹患憂鬱症,承受壓力後盛行率不低,而且在掩飾與否認的功力上還高人一等,千萬不要掉以輕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