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裔大陸籍華人的故事


1992年,當我輾轉回到以色列的時候,13歲的老大、 12歲的老二
和10歲的小女兒都還暫時留在中國。
選擇在那時回到以色列,完全是窮途末路:
我的父親是猶太人,二戰時逃亡到上海,並在那生下我。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了我們,12歲那年父親去世, 我就成了孤兒。
長大後,我在上海銅廠當體力女工。
結婚生下3個孩子後,丈夫離我們而去。
留在上海,滿眼都是痛苦的回憶。

正好那時中以正式建交,懷著一種逃避的心情,
我成為了第一批回到以色列的猶太後裔。
初到以色列的日子,比想像中要困難許多。
我不懂得那語言(父親教的古希伯萊語早已不在以色列使用),
不懂得移民優惠政策(新移民可以有一筆安家費)。
在特拉維夫的大街上,我壓根不知道怎樣才能生存下去。
我從上海帶去的積蓄只能維持3個月的生活開支,
我必須找到賺錢的辦法,還要早日把孩子接到我身邊。
我苦攻希伯萊語,學最基本的生活語言,
然後,我在路邊擺了個投資最小的小攤賣春捲。

以色列的官方貨幣是謝克爾,1謝克爾兌換人民幣2塊 錢,
更小的幣值是雅戈洛,1謝克爾等於1000雅戈洛。我的春捲小攤,每天能賺到十來個謝克爾
當我的小攤生意慢慢穩定下來以後,
1993年5月,我把3個孩子都接到了以色列。
孩子們初到以色列的時候,受到了不少鄰居們的責難。
以前在國內時,我一直秉承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原則,
到了以色列以後,我依舊做著我合格的中國式媽媽:
我把孩子們送去學校讀書,他們上學的時候我賣春捲。
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他們就來春捲攤,我停止營業,
在小爐子上面給他們做餛飩下麵條。

一天,
當3個孩子圍坐在小爐子旁邊等我做飯的時候,
鄰居過來訓斥老大:"你已經是大孩子了, 你應該學會去幫助你的母親,
而不是在這看著母親忙碌,自己就像廢物一樣。
"然後,鄰居轉過頭訓斥我:
"不要把那種落後的中國式教育帶到以色列來,
別以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親……"
鄰居的話很傷人,我和老大都很難受,回家後,我安慰老大:
"沒事的,媽媽能撐住,我喜歡照顧你們。
"可是,老大說:
"也許,她說得沒錯。媽媽,讓我試著去照顧弟弟妹妹吧……"

第二天是祈禱日,孩子們中午就放學了。
來到我的小攤,老大坐在我旁邊, 學著我的樣子把打好的春捲皮包上餡,捲好~,然後入油鍋去炸。
他的動作一開始有些笨拙,但是後來越來越熟練……
老大身上的轉變大得連我自己都想不到,除了幫我做春捲,
他還提出由他們帶做好的春捲去學校賣給同學。
每天早上,他和弟弟妹妹每人帶20個春捲去學校, 放學回來的時候,
會把每人10謝克爾的賣春捲收入全部上交給我。
我覺得很心酸,讓他們小小年齡就要擔起生活的擔子。
可是,他們沒有表現出我想像的那種委屈,
他們說他們慢慢開始喜歡這種賺錢的感覺了。
鄰居太太經常來跟我聊天,告訴我正規的猶太家庭應該如何運作,
應該如何教育孩子:
猶太人從來不覺得賺錢是一個需要到達一定年齡才能開展的活動,
與中國的"教育從娃娃抓起"一樣,
他們始終覺得"賺錢從娃娃抓起"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鄰居太太告訴我,在猶太家庭沒有免費的食物和照顧,
任何東西都是有價格的,每個孩子都必須學會賺錢,
才能獲得自己需要的一切。
我覺得這樣的教育手段比較殘酷,不是那麼容易接受。
但是,孩子們在學校也被灌輸著這樣的理念。
他們比我更容易地接受了這種猶太法則。於是,
我決定改變以前在國內對孩子們的習慣,試著培養他們成為! 猶! 太人。
首先,我們家確立了有償生活機制, 家裡的任何東西都不再無償使用,
包括我這個母親提供的餐食和服務。
在家吃一頓飯,需要支付給我100雅戈洛的成本費用,
洗一次衣服需要支付50雅戈洛……在收取費用的同時,
我給予他們賺錢的機會, 我以每個春捲30雅戈洛的價錢批發給他們,
他們帶到學校後,可以自行加價出售,利潤部分可自由支配。

第一天下午回來以後,我得知3個孩子賣春捲的方式竟然截然不同:
老三比較老實,按照老價錢,50雅戈洛一個零售, 賺到了400雅戈洛;
老二則使用了批發手段, 40雅戈洛一個直接將春捲全部賣給了學校餐廳,
儘管只200雅戈洛的利潤, 但他告訴我餐廳同意每天讓他送100個春捲去;
老大的方式比較出人意料,他在學校舉辦了一個"帶你走進中國" 的講座,
由他主講中國國內的見聞, 講座噱頭就在於可以免費品嘗美味的中國春捲,
但是需要買入場券,每人10雅戈洛, 每個春捲都被他精心分割成了10份,
他接待了200個聽眾,入場券收入2000雅戈洛,
在上繳學校500雅戈洛的場地費用後,利潤1500雅戈洛。
除了老三的方法在我意料以內之外,
老大和老二的經營方式都超出了我的想像。
! 我真的沒有料到,只在短短數日之間,
以前只會黏著我撒嬌的孩子就搖身一變成了精明的小猶太商人。
他們的學業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影響,
為了琢磨出更多更新穎的賺錢方法,他們很努力地去學習和思考——
老師授課的內容很對他們胃口,因為沒有奉獻精神之類的說教。
老師問過他們這樣一個問題:
"當遭到異教徒的襲擊,必須逃命的時候,你會帶著什麼逃走?"
對於這個問題,回答"錢"或"寶石"是不對的。
這是因為,無論是錢還是寶石,一旦被奪走就會完全失去。
正確的答案是"教育"。
與財物不同,只要人活著,教育就不可能被別人奪走。
他們很讚賞老師說的這麼一句話:
"如果你想將來成為富翁,就學好眼前的東西,
它們將來都會大有用處的……"

當老大在法律課上學習了移民法後,
他告訴我像我們這樣的家庭應該可以去移民局領取安家費。
我半信半疑去了,結果一下領回了6000謝克爾的安家費,
這對我們一家來說可是一筆了不得的財產。
然後,老大跟我說因為他給我提供了資訊,我應該付給他10% 的酬金。
我猶豫很久,終於決定把600謝克爾這筆大錢給他,他拿到錢後,
給我和弟弟妹妹都買了很漂亮的禮物,! 剩下的錢,他說他會拿去變成更多的錢。
老大用這筆酬金郵購了一批在國內很便宜的文具, 然後去學校進行售賣,
利潤再投入繼續進貨, 1年以後他戶頭上的金額就已經超過了2000謝克爾。

儘管老大很會賺錢,但在實際上, 老二比他更能領會猶太法則的精髓——
猶太人共同的一點是,從事那些不用投入本錢的行業,
從事其他人不做的、無須花錢和投資的工作。
當老大在利用國內的資源賺錢的時候,老二也在如此做著,不過,
他賺的是不需要成本的精神領域的利潤—— 老二以他14歲的年齡和文筆,
竟然在報紙上開設了自己的專欄,專門介紹上海的風土人情,
每週交稿2篇,每篇1000字,每月8000雅戈洛。

老三是女孩子,因為比較矜持,也沒有展露出賺錢方面的才能,
但是我在她身上欣慰地看到了猶太人對生活的樂觀和優雅。
她學會了煮茶和做點心,每天晚上,她會精心煮一壺紅茶,
配上她自創的口味不同的點心,一家人圍坐下來邊吃邊聊天——
老三的點心有點中西合璧的味道,兩個哥哥都很喜歡。
不過,這些點心不是免費的,兩個哥哥支付的點心費用,
刨開成本和每天需要交給我的費用外,老三也能活得很滋潤。

當我所擁有的資金越來越豐富的時候,
我們一家4口合資開辦了我們家的中國餐廳。
我占40%股份、老大30%、老二20%、老三10%。
當我們家的餐廳越來越有名的時候,我也引起了很多關注。
當我獲得拉賓的接見後,我成了以色列的名人。
此時的我已經完全掌握了希伯萊文,再加上我的母語中文,
我最後被以色列國家鑽石公司邀請擔任駐中國首席 代表。
當我回國任職的時候,孩子們也跟隨我一起回到了中國,
有了中國孩子作為比較對象之後,
我方才發覺我的孩子成長得比我想像的還要優秀——在回國之前,
每個孩子都去購買了很多以色列產的物品。
回國之後,老師來找我了, 她說我的孩子在校園推銷來自以色列的商品,
從飾品到民族服裝甚至到子彈殼無所不有, 她建議我好好管教一下孩子。
我告訴她,我無權干涉我孩子的行為, 這是他們賺取他們學費的方式——
因為,我已經不再負責他們的所有學習費用。
老師的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 她理解不了像我這樣月薪5000美元的母親
竟然會不給孩子學費。
我請她品嘗一下女兒做的在家售價2塊錢一個的小點心, 微笑著告訴她:
"這是我的孩子在以色列生活幾年以來,學會猶太法則的產物,! 我相信他們將來都會成為優秀的人才……"

在隨後的高考中,老大進入了旅遊高等專科學校,
他說他要成為專業的旅遊人才,然後去以色列開辦自己的旅遊公司,
壟斷經營中國遊;第二年,老二考入上海外國語學院,
他說他的理想是當一個作家, 在不需任何投資和奉獻的前提下賺取利潤;
老三說她會去學中國廚藝,當一個頂級的糕點師,
然後去開辦全以色列最好的糕點店……

回國以後,我發覺很多中國父母都活在一種左右搖擺的矛盾心態中,
既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能成為大富翁,
卻又似乎害怕孩子過早地沉迷於金錢——就好像,
既希望孩子將來能有個幸福的家庭,卻又害怕孩子現在會早戀一樣。
這是一種典型的葉公好龍——猶太人用敲擊金幣的聲音迎接孩子的出世,
賺錢是他們人生的終極目標,至於教育、學習
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必須經歷的過程——
而中國的父母,哪怕心中憧憬無比,但卻從來不肯挑明這個話題。
這句話很難說嗎?其實只是簡單的一句:"孩子, 我想當一個富豪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