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集

25 年的榮景盛世 台灣資訊電子業還有再來一次的條件嗎?

李志華 & 陳慧玲合著


「石破集」的命名由來,正根源於專欄的精髓所在:「石」與「破」。石破集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塊「石」,是投石問路的提示、採石補天的建議、也會是石破天驚的發想; 而石破集的「破」,是打破、看破、也是突破。每一塊擲拋出的「石」,都是為了要「破」,用「破」字訣,取代台灣現階段的「守」字訣。

經過30 年的奮鬥打拼,再加上風雲際會的因緣成就,台灣資訊電子產 業成為帶動台灣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更是台灣社會輿論時時稱頌的 「台灣奇蹟」。就投資金額、出口產值、從業人員數量、股市成交比重 來看,資訊電子產業對台灣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動見觀瞻,而資訊電子 業之於台灣,順理成章的成為大口吸納資源的黑洞。但是,隨著台灣資 訊電子業的規模越來越大,卻似乎越來越讓人迷惑: 「下一步該往哪去? 」、「該做什麼? 」、「該怎麼做?」,於是我們談藍海、談品牌、 談創新、談產業升級,但轉來轉去,眼睛堿搢鴘滬毀滿A卻總是轉不出 舊時的老胡同。

當保6、保7 成為過去式,保2、保3 成為未來進行式; 當投資越大, 賠得越多的景氣惡性循環重覆上演;當新創公司的創業夢想鎩羽折翼,科技新貴的黃金年代再不復返,一向要風有風、要雨得雨的資訊電子產業,對於未來,正遭逢前所未有的無力感。而一向依恃資訊電子業甚深的台灣,面對台灣資訊電子業對未來的茫然,產業升級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卻也難掩心虛不安。

台灣資訊電子業的未來是什麼? 還有重返光榮盛世的機會嗎? 下一步又該何去何從? 台灣還能指望資訊電子業嗎? 除了資訊電子業,台灣還能做什麼?台灣產業的下一步又該是什麼? 都將是「石破集」專欄系列文章後續將一一討論的重點。

台灣已到了背水一戰的關鍵時刻,所謂「大破大立,不破不立,破字當頭,立在其中」,願大家思之、辯之、破之、立之。 過去25 年,台灣資訊電子業一路走來的飛黃騰達,舉世矚目、眾人稱奇,但這不是偶然的機緣巧合,而是天時、地利、人和條件集合的成果。只是,當我們撫今追昔,思考台灣的下一步,驀然回首,卻赫然發現,那些讓我們念念不忘的「當年」卻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

海歸派人才當基礎 政府給人、給錢、給機會 員工分紅如虎添翼

1970 年代中期,由台灣政府主導的RCA 計畫,派出了一批年輕的工程師人才遠赴美國取經,進而將半導體技術引進台灣,這是台灣半導體產 業的濫觴,而在此同時,包括宏痋B神通等資訊電腦廠商起頭的資訊電 子業創業熱潮也正方興未艾,就這樣,逐步拼湊出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的發展草圖。

尋求新的產業發展機會,對許多國家或企業而言,是必然的過程,但卻不是每一次的嚐試都會成功,因為,除了眼光要看得準以外,更需要眾多條件的配合,而且是缺一不可的,而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的成功,正是多項條件齊備的結果。

追溯全球資訊電子產業的起源,從美國東岸麻州128 公路到美國西岸加州的101 公路,從校園到新創企業(Start up Company),從Mini Computer 到PC,而在此其中,透過「人」的牽引,讓台灣與全球資訊電子產業搭上線,並就此延伸開展長達4 分之1 世紀的緊密關係。25 年前,剛起步的的台灣電子資訊產業一切從零開始,當時,許多半導體、資訊電腦產業的人才,絕大部分都是由國外回來台灣的海歸派人 才。更明白一點的講,台灣資訊電子業一開始之所以會有機會,是因為台灣留學生長期在美國當地累積的基礎,所以,當我們20 年前開始去美國的時候,透過綿密的人脈網路,到處都可以找到台灣人,這一大群台灣人、台灣去的留學生,就是我們最大的優勢。

在此其中,有些人繼續在美國公司任職工作,教導台灣公司該怎麼做產品,協助台灣公司找客戶、打通路;有些人後來決定帶槍投靠、加入台灣公司的行列,成為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的開荒牛;有些人選擇回台創 業,進而成為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第一代的創業家。

而這些台灣累積20、30 年的留學生人才資源,在過去25 年來,源源不絕的為台灣提供人才、技術、客戶關係、市場通路的資源,就像是持 續不斷的為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紮根成長的土壤持續注入養分一樣,海歸 派人才基礎優勢,對台灣而言是好的開始,更是重要的起步。當時資訊 業創業者當中只有宏皏H及倚天(中文作業系統濫觴)是本土人才創業的2 個特例,宏硈郱~者(施振榮、葉紫華、邰中和、黃少華、林家和 以及第1 號員工李焜耀)皆非海歸派,而倚天的林榗栓、廖家兄弟、黃杉榕也都是台灣本土培養的人才,但宏硐P倚天之所以能搭上PC 熱潮而起飛,海歸派人才的助力,也是必須記上1 筆的成功關鍵。

但是,光有人才還不夠,還需要資金與機會的配合。而台灣過去25 年來的海歸派人才優勢之所以能持續累積、壯大成為一股不可動搖的力量,由台灣政府提出的產業發展政策與租稅獎勵政策,絕對是關鍵。因為,台灣政府不但給人、給錢、給題目、也給機會。

以當時台灣資訊電子業發展初期的幾個大題目來看,幾乎都是由政府主導提出的計畫,其中包括台積電、聯電的設立,DRAM 產業的發展,政府都在其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

而政府並不是光說不練,在協助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政府資金的投入幫了非常大的忙,其中包括行政院開發基金、交通銀行等幾乎是每役必與,翻開多家台灣資訊電子大廠的股東名冊,行政院開發基金與交通銀行都是在極早期就已參與投資。

若以現在的角度回頭去看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的發展,當時台灣政府所推出的獎勵投資條例與員工分紅配股等政策,更是讓台灣資訊電子產業打 敗所有產業,成為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呼風喚雨、舉足輕重的天之驕 子。

當時,台灣政府針對部份資訊電子產業實施獎勵投資條例,包括企業可5 年免稅、個人股東在資訊電子業的投資金額可供抵稅,部份新創公司初期還未出現獲利時,公司股東多選擇抵免個人所得稅,即使公司開始獲利,也可以選擇部份投資抵減個人所得稅,對鼓勵企業或個人投資提供了極大的誘因,以後續的發展來看,台灣政府真的幫了大忙,鼓勵更 多人把錢投入台灣資訊電子產業。

員工分紅政策,則更是讓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如虎添翼。1983 年,聯電應該是第一家實施員工分紅配股制度的公司,而員工分紅配股制度的出現,創造了成千上萬的電子新貴。在資訊電子公司股價動輒站上百元高價的年代,對1 家股價200 元的公司而言,只要以10 元面值成本的股票,就能提供員工200 元的分紅獎勵,公司費用以及個人所得稅都是以10 元計算,這種稅務優惠對員工、對公司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政策。而若再加上原本的獎投條例,可直接折抵稅負,實質上幾乎可以免稅,根據大部份資訊電子業公司章程規定的員工分紅配股比例來看,多在10~20%之間,長期下來,自然累積創造出驚人的財富,而這也讓更多、更好的人才願意投身加入台灣資訊電子產業的發展。

而走過產業發展初期的青黃不接,必須借助政府政策等外力的扶持,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在1990 年代後期,以已被市場認同接受的成長願景與潛力,自己創造出另一個具有強烈吸引力的正向誘因循環。

相較於其他地區的資本市場,台灣未上市(或稱黑市)的股票交易在當時非常熱絡,主要因為當時的資訊電子公司幾乎每1 家都處於成長高峰期,雖不至於賺錢如賺水,但高獲利、高成長的表現,卻也足以讓這些未上市的資訊電子公司股價水漲船高。

對於這些公司的員工或股東而言,透過員工分紅配股拿到的股票,即使公司還沒有上市,也不用擔心只是一張沒有流動性的廢紙,再加上台灣未設有資本利得稅,所以,對於員工而言,持有公司認股或分紅所得的股票,因為流通性很高實質上幾乎等於流動資產,而且是免稅、甚至是免費(只要繳交1,000 分之3 的交易稅)的流動資產。這提供了強而有力的誘因,特別是對於留學生而言,更是非常有吸引力,讓他們願意放棄美國的工作,回到台灣來創業,進而形成台灣的創業潮。

而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投資的目的就是為了要獲利,而不是要與投資標的天長地久、生死與共,因此,當時資訊電子業未上市股票的高股價水準、高流動變現性等特點,也都會讓投資者更願意將錢投進資訊電子 業,這也間接促成了台灣創投業蓬勃發展的興盛熱潮。

談完了俗不可耐、卻又不可或缺的「錢」之後,另一個對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從業人員有重大影響的轉折,在於宏硈郈鴗H施振榮施先生倡導的「一級主管的三等親不得進入公司任職」的規定,明白的確立資訊電子業不會成為家族企業,對於所有身為上班族的資訊電子業員工而言,此舉無異於宣布:「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接班人! 」,這絕對是改變台灣資訊電子業文化的重要轉折點,也是造就後來許多資訊電子集團公司快速成長茁壯的因素之一。

有人、有錢、有題目、有技術、有誘因,是讓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向下紮根、向上發芽的起頭,是地利、人和之功,但更重要的是,後來的市場一次又一次的給了台灣機會,這是「天時」之鑰,開啟台灣資訊電子產 業通往光榮盛世之門。

大人造也! 泡沫熱潮接二連三 台灣就此飛龍在天

「飛龍在天,大人造也」,是周易乾卦中的九五爻辭卦象,而這或可用來描述90 年代後期開始,將台灣資訊電子產業一步步推上高峰,進而 飛黃騰達的過程。

有了錢、有了人、有技術、有產品,沒有市場,台灣資訊電子業所做的 一切努力也都只是罔然無效的白功。而台灣資訊電子業的第1 個市場機會,來自於IBM 將電腦PC 化之後引爆的市場需求; 這讓當時的宏 皏悀p教授(學習機)創業開始得以兼具自創品牌加上專業代工,一路乘 風而起,飛龍在天。

在IBM 推出PC 之後,Compaq 進一步把PC 變成模組化的產品,開放 式架構的PC 硬體、軟體的出現,PC 開始成為可以分工、代工的產品。台灣電子業在此之前所蹲的馬步、所下的苦功,都可說是萬事俱備,而開放式架構的PC,就成為台灣資訊電子業產業等候已久的「東風」,因而造就了鴻海、成就了資訊業代工業的風起雲湧、勢不可當。PC 硬體規格從XT、AT、X86、到Pentium,軟體規格從DOS、Windows3.0、Windows 98、Windows 2000,每一次的技術升級、改版,都會帶動新一波PC 需求的成長,主導全球資訊電子產業發展的「Faster、Cheaper、Better」概念就此成型,而光從硬體與軟體持續演進、交互搭配帶動的升級改版的需求來看,由此引爆的商機就十分可觀。

半導體技術也是一樣,摩爾定律持續被印證、推進,IC可以越作越小、線路設計可以越來越複雜,通訊技術也是如此,本來PC 只是文書處理的工具,但加上通訊技術之後就更不得了,造就了席捲全球的PC 需求熱潮歷久不衰。

PC 需求熱潮歷久不衰的另一個因素,來自於PC 持續升級帶動的需求,過去的電話機可能一買就是10 年不換,但PC 卻不能如此,因為當新的作業系統、新的應用系統、新的通訊技術的出現,舊有的電腦可能就 跑不動了、無法使用了,自然就必須持續換新購買,這等於是讓整個 PC 產業需求無邊無際的持續成長。

自此,台灣資訊電子產業一飛沖天、大鳴大放,我們根本不必去「創造」市場,而只要「掌握」市場,因為機會都會自己送上門來,我們只要好好把握就可以了。事實上,在台灣資訊電子業產25 年的盛世榮景中,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只要掌握機會,而不用刻意創造與與爭取機會。而隨著資訊電子產業風起雲湧的快速成長,所有台灣與資訊電子產業相關的產業也都跟著快速起飛,進而形成了越來越細、也越來越完整的產業分工價值鏈,在JIT(Just In Time)架構出現後,產業分工價值鏈再度重整,所有的肥肉贅肉都消失了,客戶與供應商之間的關係更緊密了,價值鏈更加的Lean and Mean (精簡瘦身)。在這樣的變化中,以代工為主的台灣資訊電子業,與美國的品牌電腦廠商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這一結合可不得了,就把歐洲、日本的電腦廠商全都打垮了,這也就是 為何後來只剩下美國與台灣擁有PC 產業的原因。

以PC 產業的發展歷史來看,當年台灣與美國聯手稱霸全球PC 市場,但這是by chance(因緣際會)所生,不是刻意操作下的結果,但未來,台灣是否有機會複製資訊業借力使力、稱霸全球的機會? 如何利用這種經驗提升其他產業創造另一高峰? 這是後話,暫時按下不提。而1990 年代末期出現的網際網路熱潮,雖然後來泡沫化了,但卻創造了影響甚鉅的重大改變,網際網路的出現,讓PC 的使用習慣越來越heavy,PC 不只是工具,而是應用裝置,徹底改變了的PC 的角色,也改變了使用者的行為模式,整個網際網路就是虛擬的大電腦,在網際網路多元化的Contents 與應用,在既有的實體世界之外,發展出另一個虛擬的世界,由此衍生的機會與力量非常驚人。而這樣的力量,讓PC市場再以幾何成長的方式大幅擴張。

後來智慧手機的出現,實現每個人可以24 小時hook up 在網際網路、連上全世界的夢想,讓市場累積了爆發成長的能量,這些累積能量藉由 房屋泡沫所產生的紙上財富,消費者大量購買,更讓資訊電子產品市場 的需求瞬間達到了高峰。

對台灣資訊電子業而言,在這一波又一波的市場需求expand 熱潮中,每一次,我們都掌握到機會,成為最重要的硬體供應商,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真正是飛龍在天。

「飛龍在天?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也許有人不認為台灣資訊電子業真有這麼厲害,但讓我舉幾個例子說明,或許就能解釋台灣資訊電子業產業之所以擁有「飛龍在天」重要性的原因,1996 年的台海飛彈危機、1999 年的921 大地震都讓全世界神經緊繃,擔心的不是台灣人民的安危,而是,如果今天台灣出了問題,明天,全世界的資訊電子產業運作體系就可能停擺、甚至癱瘓。由此可見,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對全世界的影響力有多大。

離我們現在最近的一波熱潮,則是來自於上一波在歐美國家出現的房屋 泡沫熱潮,高漲的房價、一片樂觀的景氣,讓大家感覺到自己變有錢了,於是開始放心的消費,一切都要更好、更新、更快,從PC、NB、到手機什麼都要換新,將Faster、Better、Cheaper 的概念更是推升發揮到了極致,造就了Replacement 的強大需求動能。舉例而言,以前PC的升級採購,可能是因為功能不敷使用而出現需求,但在Replacement的需求驅動下,卻不是如此,而是新穎導向、流行導向,需求的型態改變了,不只是「功能性的需要」,而是「更新、更好、更炫」。而這樣的改變,再度讓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從中受益,講得更明白一點,這一波機會,其實正是來自於全世界過度消費的需求驅動的需求,台灣 資訊電子業不但只需要把握機會,而且是只要做得出來,就賣得出去,如此驚人、甚至是源源不斷的需求,讓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屢創新高、更上層樓。

距今大概5年多之前,當時市場資金非常充裕,再加上資訊電子業前景一片大好,所有的金融機構都非常樂意把錢借給資訊電子業,於是可以看到動輒數10 億、數百億的借款在台灣資訊電子產業中進行著。與早期「將本求利」的經營理念相比,台灣資訊電子業的經營者想法開始出現改變,滿腦子想的都是「你有的,我也要有」,「你有最新的、 最大的,那我也不能輸」,於是,人人擴廠、越蓋越大。從此,台灣資訊業進入快速擴充期,而且是資本密集的快速擴充,從半導體、LCD、 NB 都是如此。

資金成本低廉、市場一片榮景,讓金融機構搶著借錢給資訊電子業,而台灣資訊電子業者一方面想的是高獲利的財務槓桿操作,另一方面想的則是: 「我只要用最新的,就能贏」,用12 吋廠打敗8 吋廠,用8 代廠做掉6 代廠。當每家廠商都抱著同樣的想法時,這就成為一個永遠也停不下來的遊戲,所有人都只能繼續向前走。

Sudden Change! 金融海嘯大浪襲來 就此風雲變色

過去25 年來,台灣資訊電子產業雖然飛黃騰達,但卻也不是一帆風順,看似百戰百勝,但卻也不是萬無一失,至少就我來看,台灣資訊電子產業在幾個轉折點上,其實都可以走得更好、更慎重,但卻未能好好把握,第1、過度資本密集化的快速擴充,第2、在寬頻網路起飛的過程中,錯過跨入網路內容應用服務的機會點,第3、錯過發展做大手機產業的最好時間點。

不過,這幾點都還不到致命的程度,也沒有讓台灣資訊電子業感受到立即性的生存壓力,所以,台灣資訊電子業就會認為:「我們只要按照原來的方式繼續做,還是可長可久」,只要守住代工、守住Lean and Mean、守住Faster Cheaper Better,台灣就還是能有立足之地,還是 無人能夠取代,而近幾年被不斷傳頌的「鴻海傳奇」,更讓許多台灣資 訊電子業廠商堅信這樣的信念不必改變。

但是,2007 年下半的美國次貸野火一路延燒,2008 年中,由美國華爾街掀起的第1 波金融海嘯,一波接著一波擊潰全球金融體系,像是末日預言中世界毀滅前的災難一樣,全世界幾乎無一倖免。

這一波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經濟風暴,改變了很多事情。其中,消費型態的改變,更將徹底影響整個市場經濟體系運作的樣貌,而這個Sudden Change,沒人能提防、更沒人有準備,經濟發展突然煞車的結果,會完全改變消費者的行為模式,讓大家不敢買了、不想買了,就算經濟恢復,也不會再跟以前一樣了。因為,Faster、Cheaper、Better 不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Just Right 的消費行為思維,這對台灣資訊電子業將產生致命與結構性的長期改變。


下一塊石頭:這一次的Sudden Change,改變了過去數10 年來我們相信或習慣的許多規則,而台灣資訊電子業走過飛黃騰達的25 年,卻是 今非昔比、時不我予,已成昨日黃花的台灣資訊電子業,榮景不再!

(李志華,1985 年加入台灣資訊電子業迄今,曾任台灣大型集團策略長、法務長、達利投資總經理,現任CPG(Chicago Pacific Group)總經理,著有禿鷹創投、流氓創投、創投逆轉、創業終止等著作。石破集專欄由李志華與電子時報記者陳慧玲合作撰寫,將定期於電子時報與 DIGITIMES 網站刊登最新專欄文章,根據石破集專欄主旨,歡迎各界先進來函指教、交流、踢館,Irene.chen@digi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