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併不能走出死胡同? YES!

李志華


拋棄「守字訣」老觀念 掙脫「舊模式」束縛 擁抱「破字訣」新天地!

台灣IT 業在研發、製造上的投資已經投入了多少人? 多少錢? 因此在進行產業改造時,必須為這些人、資金找到最好的方向,循序漸進地往新改革方向前進?

「石破集」專欄的源起,就是要拋出更多的石頭,打破既有的規則、迷思、限制,進而開創出新的格局。所謂「大破大立,不破不立,破字當頭,立在其中」,每一塊石頭,都是「破」與「立」的機會。既然讀者反映眾多,「石破集」後續文章暫且稍息一週,借用先前讀者來函投書部分內容,再加上近來匯集的反應意見,希望藉此轉化為一塊塊激發更多能量的石頭,作為後續「石破集」的過場。以下的「石」,即為近來對「石破集」過去幾章文章論點的質疑,而「破」則為我的看法。談論經濟與產業本來就是各抒己見,但對錯如何?「時間」將是最好的驗證,Time Will Tell!

石: 台灣科技業的製造幾乎已經被連根拔起了,「非製造業」才是台灣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台灣科技產業的下一步,還用出問題的產業來解決問題,這叫做「飲鴆止渴」,再怎麼連橫合縱,都只是財務面的操作,還是沒有技術(DRAM),還是供過於求(LCD、DRAM),等著任人宰割(ODM)。固定設備成本很高 (沉沒成本很高) 的廠商,平均成本高於平均變動成本,所以常常虧損也要經營,只能靠邊際利潤來維持運作,這是宿命。DRAM、LCD 哪一家不是虧到了變動成本以下,還要繼續經營,連固定成本都虧了,還停不了,繼續借錢來虧,直到最後止於破產。這不只是經營能力的問題,而是結構問題,全球皆然。

破:這位朋友其實已經認同我對資訊業的評語:榮景不再。只是我們對現有IT 產業的未來走向看法不同,但這位朋友的質疑,是只見其一,未見其二。

首先看看台灣IT 業在研發、製造上的投資已經投入了多少人? 多少錢? 其中又有多少人力、多少資金是「沉沒」在資訊業堶惜F? 難道我們就一筆勾銷,告訴這些人、這些投資者,數以萬計的股民說:「玩完了! 收攤吧! 」產業發展走向的改變,必須像海上巨輪轉向一樣,哪有像小橡皮艇一樣,說轉就轉、那麼容易的? 我們總得為這些人、資金找到最好的方向,循序漸進地往新改革方向前進吧?

但這位朋友似乎主張改革,就是全盤抹殺過去,全部重新來過?如果經濟與產業問題以這種「隨時重來」的角度論述,或是輕易抹殺曾經為台灣奠立經濟奇蹟基礎的IT 產業,武斷的、甚至帶有點情緒性的,一句話否定過去一切,說的容易,但卻不太負責任,也不實際! 既然談論的是牽涉層面甚廣的產業議題,我不但要為過去的IT 業提出趨勢看法,還得針對現狀提出「可行方案」。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為現在的人、已經投資進去的錢找一條出路!而不是告訴他們死路一條!

「石破集」文章走向有兩大主軸,其一是過去幾篇已細說解釋的重點,如第三篇的整合購併,另一則是後續將細說的「破字訣」,呼籲大家拋棄「守字訣」的老觀念,遠離「舊模式」的束縛,擁抱「破字訣」的新天地。我認為這兩個方向才是現有台灣資訊業可以走出死胡同,甚至重新開創大格局的的兩個方向。

至於台灣IT 產業透過「整併」能不能解決問題? 如果只有整併而無其他作法,當然不行,但整併只是踏出下一步的起點,並非為整併而整併,而是為了要擴大資源,精實強國,為了變得更強而整併;事實上只有最強的廠商才有機會主導產業整合、刪除累贅,再與新資源強強合作,進而成為超級巨商! 這才有機會創造重生的盛世榮景。後續「石破集」計畫以LCD 產業以及山寨機作更詳細的模擬說明,請讀者耐心等待,也歡迎繼續提出質疑討論。

我主張台灣IT 產業應該整併的原則是汰弱留強。清楚一點說吧,就是台灣有能力與機會做到全世界最好的產業,才值得留下。至於對台灣人未來的職場生涯規畫,我認為,與其浪費生命在那些做不到全世界最強的產業,還不如集中資源、集中心力放在那些可以為台灣IT 產業帶來再生機會,為台灣IT 產業從業人員創造第二春的產業。在這方面,我頗為認同這位朋友所說的「尋找每家公司的勝利方程式」概念。

石:以製造業的觀點和製造業的利益來看科技產業,這本身就是最大的迷思,在Nasdaq 掛牌擁有高股價的公司從不以製造見長,而台灣IT業就是資源過度集中在製造業,才出了大問題。

破:「台灣IT 業不能再照過去的老方法走下去了,因為過去成功的條件都已不再、產業與世界環境已然出現無法回復的質變」,在這一點上,這位熱心回應的朋友與我的看法是其實又是完全相同。但是否就如這位朋友所說的:「台灣IT 業就是資源過度集中在製造業」,才出了大問題呢? 當然不對!

首先,製造業是萬業之本,是GDP 的關鍵,其餘銷售業,運送、儲存都必須有產品為基本,一個國家如果完全放棄製造,輕車簡從,當然步履輕鬆,但一旦真正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還是要有製造業才能真正生產產品。雖說如此,但不代表應該繼續維護舊有的製造業,延用舊有的觀念來管理製造業! 該如何作? 我在「破字訣」後續文章中會詳加解釋。

石: 「整併」通常是企業經營出問題後的解決辦法之一,獲利的企業很少在談整併的。

破:其實成功透過整併來消滅競爭者,或是跳躍前進這在產業中屢見不鮮,甚至應該是正常的策略運作;國外案例就不談,就拿台灣LCD 產業來說吧,當初達祫囧祫p友(改名為友達),或是後來的友達整合廣輝,難道是友達經營出問題時候的動作嗎? 事實說話,無需贅述。至於經營不下去的產業或公司(因為虧損或燒錢),當然希望尋求整併的機會,但股東以及經營團隊必須先有正確的認知,必須願意打消(甚至歸零)許多舊有的包袱,這才能夠有重生的機會,如果只想拿(或騙)政府(其實是一般老百姓)的錢來苟延殘喘,當然不可行、也不必行。就我個人觀點來看,並非為了整合而整合,而是依照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生存法則,這才是整合的必要前提。

石: 透過整併擴大規模而成功的案例當然存在,如「石破集」中提到的友達,但失敗的案例卻可能更多,從GM、花旗銀行(Citi Bank)、DEC、摩托羅拉(Motorola)、柯達(Kodak)都是規模非常大的企業,但看看他們目前的狀況,還會認為擴大規模就會成功嗎? 規模擴大並不等於會有更好的效率或是經營願景,上述的例子就可說明一切。

破:大到底是不是更有競爭力? 其實這位朋友所舉的公司都已經說明,他們當初就是因為規模大,所以能夠茁壯,甚至壟斷! 很多公司更是獨大獨強了幾10 年,但後來卻也是因為太強大了,所以變得傲慢,自以為沒人能與他們競爭,但沒想到的是,最後卻是被自己打敗! GM 就因此財大氣粗,累積很多包袱(包括退休金,經營團隊優渥的肥貓條款),花旗則是參與許多過去沒人敢經營的金融商品業務,終致玩火自焚,這些是因為「壯大以後」的問題,是管理不善、人謀不臧,跟企業規模「壯大」是兩回事,不應該因噎廢食或是倒果為因。事實上,規模越大、越有競爭力的企業所在多有,例如Wal-Mar t、FEDEX、COSTCO 等,都是因為規模擴大產生綜效(Synergy),進而提升競爭力成為產業中超強企業,歷久不衰的案例。

其實台灣IT 業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不夠大,而不是太大。所以,台灣IT產業必須經過整合,讓資源更為集中,人才更為集中,挑精撿瘦之後才能更精實,同時跟「更適當的對象」合作,擴大規模達到寡佔,甚至獨佔,對市場更有掌握度,也必然比現在更有競爭力,更為壯大! 這才是我們所需要的。至於壯大以後如何避免重蹈美國大公司的覆轍,坦白說,等我們真正壯大、甚至傲慢之後再來擔心也還來得及,不過,放心吧,江山代有才人出!成功萬世既不可能,也不需完成在你我手中。石: 既然要破,那就應該破個徹底,就像以前南韓三星集團(SamsungGroup)進行改革時所提出的口號:「除了妻小,全部拋棄」,破斧沉舟的大轉彎,才能讓真正有新生,重生的機會,不是嗎?

破:剛剛針對這點已經有些談論,我以二月河小說改編的電視劇「雍正王朝」為例說明,在劇中對「改革的急進性以及該如何進行」有深刻描述,但我對這種「破釜沉舟」的改革方式頗不以為然,因為,產業改變必須因勢利導,絕不能緊急剎車,事實上也不可能作到,只是說的好聽,其實根本不可行。「穿著衣服改衣服」最為困難,也最需要智慧,一旦錯誤,難以回頭; 但若改的恰到好處,卻能改得最合身,最舒服。或許有人會激進的認為,產業營運模式與發展走向可以瞬間全盤更改,說捨棄就捨棄,這樣才是真正的「破」,但這樣的「破」,是「破壞」,是為了「破」而「破」。破的重點不是在「破」的本身,而是先看清楚遠景何在,看清楚前進道路,然後才把過去的包袱以及以後用不上的資源、舊方法打破,這種破,是有方向的破,而非不分青紅皂白的亂破一通,不然全盤否定,必釀大亂,未得其利先受其害。

石: 目前台灣IT 產業食物鏈重要環節上最強的公司」已經是「規模不經濟」(Diseconomies of Scale),如果再整併下去,頂多只是「規模報酬遞減」(Decreasing Returns to Scale),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了規模而整併有意義嗎?

破:台灣產業的規模經濟真的已達到最大規模,所以會出現規模報酬遞減的狀況嗎? 其實不然! 以LCD、IC 設計、PCB、DRAM 來看,哪一個真的已達到該產業的最大規模了呢? 即使如這位朋友所用的「國家獨佔」角度來看,有哪幾個真的是達到了這個程度? 其實都還差得遠! 下一篇「石破集」將會以「大陸說話、世界傾聽」為主軸,在那之後,我們再來談論什麼叫作世界級規模與運作吧。

石: 台灣整併就能喊水結凍? 大陸廠商崛起,不會讓台灣有好日子過的!

破: 這樣的說法有幾分「島國心態」,因為台灣整併並非完結篇,只是現在可以(甚至是應該)馬上進行的方式之一,台灣IT 產業當然不可是靠整併就能走出死胡同,台灣廠商要想晉身達到世界級規模,就得利用大陸資源,跟大陸合作,但合作方式絕非過去的老模式,也不是過去的老心態,不是光想利用大陸廉價土地、人力,也不是只看到大陸廣大的內需市場,甚至老想佔人家便宜;我認為跟大陸合作必須破除舊觀念,得有全新的思維模式。至於這位朋友提到的國外買主「轉單效應」,將會破解「整合」的效果,如果用舊觀念來看的話,當然的確是有可能! 但如果訂單不管怎麼轉都是轉到我家的關係企業,都轉到台灣IT 產業的另一個口袋堣S是如何? 這種轉單效應有用嗎? 這種「Buyer (is the) King」還能繼續存在與囂張嗎? 也許會有人覺得不可思議,或是百思不得其解,其實,這正是後續「石破集」將闡述破字訣的深層涵義。

石:「石破集」一直提到「破」的概念,認為台灣應該拋棄「守字訣」,擁抱「破字訣」,但在我看來,台灣IT 產業已經有很多人看破了,認為現在這樣的模式已經不能做了,才會開始尋求轉型,改做品牌、創新、研發,這不就是「破」嗎?

破: 這位朋友提到的是破的一種,不論是做品牌、投資研發、搞創新產品都是一樣,但這都還在「劍招」,「劍術」層次堨朝遄A在心態上還是消極的,是被強迫、而不得不破,是沒有看清未來方向、盲目的破,這種「破」,求其自保尚不可得,更遑論開創新局?下一塊石頭:「大陸說話,世界傾聽」,眼看大陸崛起!台灣是該既驚又喜?還是擔心朝不保夕,而驚惶失措?

(李志華,1985 年加入台灣資訊電子業迄今,曾任台灣大型集團策略長、法務長、達利投資總經理,現任CPG(Chicago Pacific Group)總經理,著有禿鷹創投、流氓創投、創投逆轉、創業終止等著作。石破集專欄由李志華與電子時報記者陳慧玲合作撰寫,將定期於電子時報與DIGITIMES 網站刊登最新專欄文章,根據石破集專欄主旨,歡迎各界先進來函指教、交流,I rene.chen@digi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