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肋產業的下一步?

李志華


首鼠兩端,坐失良機? 應為可為,破蛹成蝶!

如果台灣IT 產業能夠重新洗牌, 透過重整, 在每個食物鏈的重要環節上面都留下了一家最強的公司,透過整併壯大的效益,打消沉沒成本,降低折舊費用,以更高效率、輕裝出擊的雄師勁旅重新出發,那台灣的IT 產業不但能夠榮景再生, 還能夠再度飛黃騰達, 開創更大的局面。

過去的台灣資訊電子業, 身處於市場無邊無際的成長動能中, 擁有將?Lean and Mean?發揚光大到極致的競爭力, 放眼全世界, 能夠與台灣廠商競爭代工訂單的對手實在是寥寥無幾,不管競爭如何激烈,到最後客戶不是選擇這家台廠、就是那家台廠,對台灣而言,不管最後誰家拿到訂單, 都是花落台灣、錢進台灣! 仔細想想台灣IT 業真的是台灣的驕傲。

但長期以來, 台灣IT 業都是以價格競爭, 代工組裝為主的產業型態,因為歐、美、日本廠商的反應、速度、彈性都遠遠無法與台灣相較競爭,不論是成本價格、生產製造都是如此,再加上鴻海神話的推波助瀾,過去25 年來,台灣IT 業者多半因為食髓知味,總是在代工、OEM、ODM打轉, 最多就是小小的整合應用, 像是功能多一些、外型炫一點、價格更便宜等等。至於軟硬體的整合、核心技術的開發,品牌的發展等等卻是乏善可陳(以目前的結果來看,acer 可能是少數的例外)! 但這種現象是漸進發生的, 所以很少人察覺, 也不太讓人感覺壓迫, 更遑論致命。

就這樣過去了25 年,還好這段時間陫T 產品不斷推陳出新,資訊市場的需求每年也呈直線上升,因此廠商只需要恪守本份,不要胡亂攪和,就像是擁有無止盡供應的新鮮的空氣與養分,只要張開嘴,就能呼吸,而且能夠健康快樂的生活。

但這次突然爆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以及經濟衰退,全世界的失業率都大幅增加,購買力降低,再加上IT 業經營環境每下愈況,這才讓人發現,台灣IT 業廠商幾乎都全身陷於微笑曲線中低附加價值的那一端而難以自拔。現在的台灣IT 產業, 多半感覺到新鮮空氣快速變成混濁、而生命維繫的氧氣也越來越稀薄, 所有人開始呼吸困難、頭暈、休克, 甚至因為週轉不靈, 而宣告淘汰、死亡, 這是我們正在經歷, 而且必須面對的現實。

其實很多人都可以看見當前的台灣IT 產業已經不值得再繼續投入新資源, 也不值得再被青年才俊當作發財捷徑(最近報紙還刊登出廣達老闆林百里公開呼籲電子電機科系的大學生應該趁早轉系之類的新聞); 但如何將投入的好幾千億的龐大資源(資本、設備、人才、市場)作最有效的回收、重組與更有效的運用? 這還是真是個大難題。

不變,就沒有新的活路,但又該如何變? 往哪邊變? 同樣是大哉問呀。

這時候再回頭想想, 台灣IT 業這一路走來還真有點「吐絲成繭, 作繭自縛」的味道, 但現在的問題在於: 如何「破蛹成蝶」? 掙脫走向自然淘汰宿命? 如何如同幼蝶咬破蠶蛹、奮力破繭? 掌握時機、擠壓自我、破蛹而出, 對台灣而言, 此時最為關鍵, 也最為凶險, 要說是面臨重生或死亡, 繫於一念, 似乎也不為過。

應為可為 為何不為! 不見棺材不掉淚嗎?過去台灣IT 業每個人都可以吃得飽飽的,因為全球IT 產業供應鏈不斷衍生機會,讓所有在這個產業中的公司,似乎永遠都有吃不完的麵包。

但現在呢? IT 產業供應鏈持續整合縮編,加上IT 產品需求萎縮(經濟不景氣加上失業恐懼,誰還想持續的購買更新、更炫的產品呢? )。所以,麵包變少了, 大家開始感受到飢餓與生存恐慌, 於是, 開始有人怪罪,原本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都是一些人長大了、長胖了、變成「大傢伙」了, 把麵包吃光了, 而事實也是如此。

如果只是景氣循環的話,資訊廠商只要憋住一口氣,就有機會撐過去,但現在所面臨的卻是全球經濟的質變,不論是消費型態、全球市場都正在發生結構性變化,這種改變不是景氣循環,而是大水開閘、一洩千里、永不回頭。所以, 台灣IT 產業以前咬牙硬撐度過難關的作法現在不再適用。在我看來,更殘忍的自然淘汰、適者生存大戰更將一觸即發! 近來戰況慘烈的台灣DRAM 產業即是最好的例證。

以DRAM 產業來看, 近幾年來的Easy Money, 讓DRAM 得以有「無窮」的資金不斷投入,爭先恐後的擴廠,工廠越蓋越大、機器越來越新、產能越來越多。這是一場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的遊戲。因為,不換新設備就無法跟別人競爭, 人家用12 吋晶圓, 你還用8 吋, 光晶圓面積不到別人的一半,同樣的生產時間,人家的設計比你更省晶圓面積,而且產量是你的好幾倍,你不跟著擴廠,不用最新的機器與製程怎麼可能會有競爭力呢? DRAM 產品體積越來越小,記憶容量卻倍數成長,「摩爾定律」讓大家不得不捲入「產能不斷擴充, 產量倍數產出」的漩渦中,對DRAM 廠而言, 機器試車完成, 參數調整好以後, 一旦開機最好能永遠不停的運轉生產, 因為停機重新調整的時間與機會成本太高, 於是, 每秒鐘都有更高容量的DRAM 倍數增加產出。

所以, 只要市場需求衰退, 價格快速崩盤將是必然, 而對DRAM 廠而言, 這樣的日子就像一場惡夢, 工廠開機生產, 售價不敷成本, 流血供貨實在難堪, 但不開機生產, 龐大資金折舊與Obsolete, 將會讓廠商更慘。在這樣的情況下,DRAM 廠想不惡性競爭都不行,真的是前進不得, 後退無路。

台灣記憶體公司(TMC)的成立, 外界或許評論不一, 但在我看來,TMC出現的方向是對的,Timing 是好的,本來就該逼所有的DRAM 廠整併,Write off 過去的舊設備與重複投資, 減輕產業設備成本的包袱, 讓整併後的DRAM 廠淘汰舊設備, 讓產業重新排列組合「輕裝上身」, 用最好的精銳設備與人才, 與南韓廠商重新一較長短, 進而攻城掠地。

如果政府只是拿錢出來救DRAM 廠, 就像是揚湯止沸, 只不過讓這些DRAM 廠多吸兩口氣, 但在我看來, 如果不整併, 終究還是活不下去,只有透過整併, DRAM 產業才有重生的機會。台灣IT 產業洗牌合併的重點不在於讓「所有人」苟延殘喘, 而是要讓台灣IT 產業能夠去蕪存菁, 留下最強的、最好的!其實, 面臨生存危機的台灣IT 產業, 不僅是DRAM 產業而已, 只是DRAM 的問題更顯著, 更早發生而已, 事實上, 連PC、NB、LCD、或是IT 業的支援產業, 如PCB、電源供應器等, 幾乎無一倖免, 都有產能過度擴充、機器設備折舊與Obsolete 的壓力,現在又加上資金緊俏,融資困難的雪上加霜, 前景實在難以樂觀。

雖說整合有其必要性, 但卻是「知易行難」, 主要關鍵在於: 既得利益者必然反對!在台灣IT 產業堙A 誰都想當老大, 有誰願意被「購併掉」, 被「整合掉」,失去自己的舞台與利益呢? 不僅面子難看,堣l損失可能更大!多年以來, 許多台灣IT 業者已經習慣拿股東的錢當成自己的錢用, 利用財務槓桿大玩財務遊戲,甚至從中獲利。所以,明明知道自己所面對的是產業結構性變化,明明知道供過於求、需要整合,但總希望別人放手、自己接手,不願將事業舞台與難以為外人道的利益甜頭拱手讓人。

問題是, 不放手, 硬撐就能夠度過危機了嗎? 有些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有些人是首鼠兩端(前顧後盼,瞻前顧後,而躑躅不前,猶豫不決),但這樣就能躲過嗎?其實台灣IT 業已有為數不少的洗牌重整案例,前幾年LCD 產業中的達基與聯友合併,到廣輝併入友達,其實都是整合Win-Win 的絕佳案例,整合別人的(友達)如虎添翼, 被整合的(聯友、廣輝)也成為快樂的投資者,至於員工整合後也是各得其所,避免產業內流血競爭,算是整合的正面案例, 這種「功成不必在我」,「應為當為」取得雙贏的決斷力,在面臨全球經濟結構性變化的大勢下, 將更為關鍵。

整合才能砍掉過去的包袱 這才是存活之道!另外再換個角度, 讓我們從「現實面」來看整合的必要性與時間性。

當產業整體都開始賠錢,洗牌重整的壓力將與日俱增,所有身處其中的公司與經營團隊都必須認清,越晚被整併,公司賣相越差、交易條件越不好, 不但不可能有「留著漲價」、「奇貨可居」的僥倖, 公司價值更會隨著時間與現金失血而快速遞減,當現金流量真的出了大問題、虧損破洞越來越大,再想被整併就難了,最後只剩下聲請破產一途,甚至連賣破銅爛鐵都乏人問津。

看到美國汽車業從步履蹣跚、岌岌可危、一直到宣告破產,實在讓人感慨萬千。我看到的是,強勢的工會組織、鉅額退休金與退休人員保險金、員工保障福利等沉重負擔, 我看到的是, 即使產業或公司已經快斷氣了,身處其中的所有人卻還是不願意減少自身既得利益,就更別提共體時艱了。

過去汽車業曾是美國的驕傲,曾幾何時,美國汽車業竟然成為全民的包袱。競爭力下滑,銷售停滯,有家汽車公司執行長甚至理直氣壯的搭私人飛機去國會,大言不慚的要美國政府用社會大眾的錢來解救公司,讓所有人大為感冒, 而且氣憤。將心比心, 台灣DRAM 廠有什麼理由要政府拿錢出來,用所有人民的錢救一個只顧自身利益,只打算各掃門前雪的產業呢?美國汽車業終究有公司倒閉了, 台灣DRAM 產業如果繼續因循蹉跎,我猜想, 這一天恐怕也不會太遠了。

再拿台灣PCB 產業來看, 主要的4、5 家廠商, 各自市場佔有率多在10%上下, 實力也都在伯仲之間, 但大家過的日子就是互相殺價; 但如果能夠整合, 豈不是利空出盡, 創造出另一番市場獨大的競爭優勢榮景? 前些日子看到台灣PCB 產業開始出現整合的消息, 由資源有效運用角度來看, 這絕對是好的方向, 依我看來,「整合」才是政府應該實質提供協助與鼓勵的方向。

也許會有人認為,我的說法是危言聳聽,近來「台灣的天空很有大陸的氣氛」, 在開放陸資來台的消息發酵下, 表面上百業興盛、股市大漲,一切好像都在慢慢變好,但問題是,這樣的好景能撐多久? 全球經濟並未恢復, 資金緊縮並未改善, 美國、歐洲失業率還在上升, 再怎麼看,都很難讓人相信「群燕飛回」的樂觀說法。人人都想聽好聽的話, 要台灣IT 業者與經營團隊面對承認, 他們正面對「生死」問題, 已經很不容易了,還想要他們「看破」經濟走勢,「打破」過去佔地為王的心態?那更是Mission Impossible。

既然同樣的情況一再發生,為何這些經營者不願意在「應為」、「可為」時作出動作呢? 非得坐以待斃, 直到山窮水盡呢?撫今追昔, 事後來看, 我個人對曹興誠與林百里2 位台灣IT 產業龍頭見識過人,眼光遠大,當斷則斷的果敢深感佩服,我猜他們幾年前就已經預見LCD 產業必須透過整合才能創造出最強、最具有競爭力的「超級產業」, 而不僅僅養出另一個靠規模取勝的「超級大傢伙」而已。

洗牌、重整、再生! 破蛹成蝶自從《石破集》登出以後, 很多資訊朋友私下都表示同感, 大家也都知道台灣IT 產業已經面臨很大的危機, 頗多「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的感受, 也知道該重新整合, 但問題就是「不動如山」呀!在我看來, 台灣IT 業所面臨的局面有如當初春秋戰國時代一般, 群雄並起,經過一番競爭廝殺以後,諸侯列強各個都有一席之地,甚至成為一方之霸,如果資訊產品的市場持續成長的話,倒也能夠各取所需,相安無事。可惜這次金融危機產生的經濟衰退、產業蕭條等問題,都不是局部問題, 而是全球災難, 即使IT 業者想要偏安一隅也不可能。

但如果台灣IT 產業能夠重新洗牌, 透過重整, 在每個食物鏈的重要環節上面都留下了一家最強的公司,透過整併壯大的效益,打消沉沒成本(Sunk Cost), 降低折舊費用, 以更高效率、輕裝出擊的雄師勁旅重新出發, 再加上與已然起飛的大陸緊密合作(至於跟大陸又該如何合作,我仍然主張以「破」字訣的方式來走出一條主動、全新的康莊大道, 後話詳談), 那台灣的IT 產業不但能夠榮景再生, 還能夠再度飛黃騰達,開創更大的局面。

有人問我:台灣資訊業如果真的可能進行產業整合的話,又該以何者為先?在我看來, 有幾個考慮點, 例如「龍頭產業」, 或是資本密集、規模經濟與整合效益特別高的產業首先應該進行整合, 例如LCD、半導體、NB 都是如此!一旦龍頭產業整合以後可以讓未來IT 業的價值鏈變得非常精簡, 同時透過龍頭產業大哥的帶頭,勢必促使上游供應商自動形成所謂的「粽子產業」效應,也就是一個粽子頭下面掛著一串小粽子,上下游產業的利益合而為一,發揮打群架的效益,這樣所發揮的競爭力絕非過去單打獨鬥所可比擬。而且「粽子產業」效應一旦形成, 市場集中、資源集中、人才集中,強強結合,這樣的產業必將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哪還用怕找不到錢?透過台灣IT 產業重整的過程,除了IT 產業得以重生,大量的產業洗牌、合併、與重整也將衍生出許多新的機會,包括投資銀行、金融機構等等都可藉此提升服務層次,不但可以分一杯羹,而且還有更好、更有競爭利的投資標的物, 這才能在好景不再的台灣IT 產業中找到再生的絕佳機會, 超脫舊限, 再生復強, 破蛹成蝶。

台灣能否如此? 且讓我們靜觀其變。

下一塊石頭: 大陸起飛, 台灣資訊業當以「破」字訣主動合作, 共生共榮、借力使力, 再造霸業!

[李志華, 1985 年加入台灣資訊電子業迄今, 曾任台灣大型集團策略長、法務長、達利投資總經理, 現任CPG(Chicago Pacific Group)總經理, 著有禿鷹創投、流氓創投、創投逆轉、創業終止等著作。石破集專欄由李志華與電子時報記者陳慧玲合作撰寫, 將定期於電子時報與DIGITIMES 網站刊登最新專欄文章, 根據石破集專欄主旨, 歡迎各界先進來函指教、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