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集(2)

李志華


副:不是唱衰! 而是現實
主:台灣資訊電子業已成雞肋業! 是否該看破了呢?

一場金融海嘯,改變了這個世界,在這個時點上,所有人都在受苦,都在咬牙硬撐,心堨u想著:「熬過去就好了」,問題是熬得過去嗎?熬過去景物還能依舊嗎?。

當生意越來越難做、利潤越來越薄、機會越來越少、資金越來越緊、前景越來越模糊;當許多公司單月營收硬生生腰斬;當自創業以來,從來不曾虧錢的公司,爆出讓所有人傻眼的虧損局面;當那些曾經面不改色、一擲千金大肆擴充產能的公司,必須為了債務到期的壓力四處遊說求援,台灣資訊電子業眾多老闆以及上萬計的「電子新貴」心中真的不恐懼嗎?不心虛嗎?

我想,支持台灣資訊電子業苦撐的信念,來自於大部份人都相信,25年前,台灣什麼都沒有,也能成就一番盛世功業,25年後,我們擁有這麼多,沒理由撐不過去,何須悲觀。但是,真的只要「撐過去」就沒事了嗎?明年或後年就會變好嗎?一旦撐過這次金融海嘯與不景氣以後,台灣資訊電子業就能重返光榮、再度飛龍在天嗎?

今非昔比 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在前一篇我們已經明確說明台灣IT產業過去25年的榮景,基本上是許多因素加乘影響的結果。在遭逢全球金融海嘯肆虐侵襲、載浮載沉的此刻,當我們回頭試著要抓住某些過去讓我們成功的條件,卻赫然發現,那些條件幾乎無一存在!。

政府政策、海歸派人才、源源不絕的創業機會與題材、投資者的熱情參與、財務體系的大力支持、再加上全球IT產業技術與需求不斷提升(Upgrade)所衍生與創造的新機會,是讓台灣IT產業在過去25年不斷再創高峰的關鍵條件。

但25年後的現在,這些條件全都走了樣。

當年讓台灣IT產業受惠最深的獎勵投資條例、租稅抵減、員工分紅配股等等政策,近2年來接連被取消,原因無他,或許是因為大家都認為台灣IT產業已度過「成人加冠禮」,立身之能具備,甚至已經相當成熟,已經不再需要政府政策扶持,而電子新貴的高獲利也引起社會普遍不滿,再加上被社會輿論不斷討論放大的租稅公平正義問題,台灣IT業多年獨享的獎勵與稅賦「好康」一樣接著一樣消失。

當年台灣IT業得以崛起的關鍵條件之一,來自於大量的海外留學生或華人人脈網絡,但海外人才斷層與枯竭卻已是不爭的事實,因為,過去「科技新貴」們一擲千金購買豪宅、名車的印象,持續被渲染、放大,讓年輕人尋求快速累積財富的捷徑,改變了台灣年輕學子的生涯規劃,與其花時間到國外去留學,還不如畢業後趕快投入IT業工作,「有為者亦若是」躋身成為科技新貴;而就算去留學,也越來越少人願意留在美國工作多年,因為,台灣有更好的機會。

近幾年來,台灣在美國的留學生人數銳減,取而代之的是大陸、印度等其他國家的留學生,而這些人不但不會為台灣所用,而且會成為其原生國家的「海歸派」,循著當年台灣大量海外人才回流的模式,成為壯大其原生國家的產業驅動力,為台灣帶來新的競爭壓力。對台灣IT業而言,曾經發光發熱的「科技新貴」的動能,如今卻已嘎然變調,昔日台灣IT產業可以依恃的豐沛海歸派人才的優勢更已蕩然無存。

加上曾經創造出成千上萬的科技新貴,改變台灣就業人口結構的員工分紅配股制度如今也已被取消,取而代之的股票選擇權不但要自負風險,又必須用執行當日的價格課稅,再加上最低稅負制的實施,稅賦也隨之加重,雖然還是有好處,但卻不再有暴利,「科技新貴」就此成為歷史名詞,難再復見。對於台灣IT業從業人員而言,台灣IT業「榮景不再」的感受格外真切。

就算撇開股票分紅不談,對台灣IT業員工而言,另一個榮景不再的現實,就是「舞台」被搶走了。

台灣IT業在快速成長的過程中,人才外派的需求持續增加,這也創造了許多員工的機會,只要放洋鍍金回來,常常都能在公司塈韝W層樓,又或者是,就在當地分公司據地為王、各擁一片天,但這樣的狀況卻也正在改變。以宏眲馬牷A過去宏硌g營美國市場,是透過distributors賣給dealers,必須要有很多的product managers、sales旅行出差去支援,但在宏祫`經理蘭奇上任之後,聽說他大刀闊斧調整宏眲國銷售通路體系,直接與幾家大型distributors結盟,從資訊系統、價錢、配送全部透明,從供應商到終端用戶是一條鞭的策略結盟合作,不再需要大量的product managers或sales在中間傳遞資訊,宏皉b美國的編制人力,一下子從幾百人變成幾十人就夠了。資訊透明、庫存減少、效率提升,對公司絕對有利,但對上班族卻是不利的,因為,舞台消失了,外派機會減少,出路發展都今非昔比。

而另一個宏眭漕狺l,或許更會讓台灣IT業員工心驚膽顫。前不久,宏眱聽洧鉹j陸市場的人事布局,由德國籍的Oliver Ahrens接任宏痐什穈狫`經理,這可是台灣廠商去大陸拓展市場耶!到一個講中文,寫中文的地方作生意,卻用外國人當總經理?不用「寫中文」、「說普通話」、甚至「忠誠」、「自己人」、「便宜又好用」的台灣人,反而起用以外幣計薪的德國人去打大陸市場?宏硈o幾年績效與股價好的沒話講,此舉必然有其道理。但看在我這個曾經待過宏痐Q幾年的老宏痋B又是第一代外派人員的眼中,與其說是震驚,不如說是格外傷感!

談到大陸,最近幾年有越來越多的外派台灣上班族被大陸本地人所取代,其實大陸人的薪水並不特別低,有時候還跟台派差不多,問題是為什麼老闆用大陸人不用台灣人呢?一談起來,大陸年輕人工作認真、聽話、積極進取,便宜又好用…

曾幾何時,台灣IT業上班族的競爭力竟然低落了這麼多嗎?連台灣的老闆都不用我們了?

如果連去大陸市場,台灣人都不再有任何優勢的話,那對於台灣IT業從業人員而言,還有哪埵頂R台呢?我們又該如何「退而結網」充實自己的競爭力呢?這絕對是上班族不容忽視的警訊,以後有機會再深談此事。

過去源源不絕的創業題材與機會,也是台灣IT業快速成長、持續開枝擴葉的關鍵條件之一。但放眼近來幾年,原本俯拾皆是的題材與機會,卻是越來越難尋見。原因無他,在於台灣IT業產業鏈已然出現變化,大型企業集團的資源豐厚,絕不是一般新創公司可以匹敵的,而在大型企業集團自己都拼了命到處尋找新題材與新機會的藍海時,過去新創公司挑一個池塘就可以創業成功的機會已經沒有了,因為,一旦這些大鯨魚跳進來,就把所有的池塘佔滿了,哪媮晹酗p蝦米活命的機會,就更不要說能從小蝦米變成大龍蝦了。

就以IC設計為例,PC內的核心功能已經被幾家大廠晶片組以及CPU整合殆盡,剩下mixed signals、交直流電源相互轉換等領域還有些小空間可以發揮,但跟過去比起來,可發揮的空間已所剩無幾了!至於消費性電子IC,也幾乎被大陸廠商瓜分無剩,只剩下中高難度的題材可讓台灣新創公司選擇。而其中,SOC曾經是許多新創IC設計公司熱門的創業題材,所有人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我只要做得出來,就發了!」,但問題就出在,SOC所需要的開發金額動輒以億元為單位,加上技術、標準、系統整合等進入門檻,絕不是一般新創IC設計公司可以企及的,在技術深度不夠,又找不到系統大廠支援的情況下,不論怎麼看,新創IC設計公司(start-up)都沒有可以重新「連發」的理由與機會!

另外,由台灣IT業身處產業價值鏈的縮編與變化,可進一步證明「題目越來越少」的現象。

回想早期的PC組裝,除了主機板以外,還需要很多的介面卡、附加卡,這些都需要廠商設計、生產、運輸、銷售,都會因此產生「價值」。但隨著CPU、IC的功能越來越強大,這些介面卡、附加卡全都消失了,而原本生產這些產品的廠商要不就轉型、要不就從此消失,沒有別的路好走。這種「題目越來越少」的狀況,現在正持續發生在每個IT產業的產品中,例如,手機整合GPS、相機、MP3,NB內建WLAN模組…等等,只要有一項功能被整合到系統堶情A就代表了一整個零組件的供應商都被砍掉!從早期的附加卡,到現在的GPS遲早都是如此。

而高度整合後的資訊電子產品型態,也讓IT業的「產品供銷體系」以及零配件,以及產業整體的infrastructure越來越簡單。過去的狀況是,我們擁有的價值鏈越長,當中就有越多的生存(賺錢)的空間,就可以養活很多的從業人員。但當價值鏈越來越短,食物鏈中的環節被快速擠壓、整合、最後終致消失,當1個產業體系中很多人、很多公司都被擠壓而不復存在,又沒有新題目可以發揮,產業怎可能有復甦的機會呢?

照理說,這早應該對台灣IT業造成重大影響,但為何過去幾年卻沒有感覺這麼嚴重呢?

理由之一就在於,這種擠壓是漸進式的,每天被擠壓一點,有點像是冷水煮青蛙,除非有特殊狀況發生,不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很難察覺。再者,台灣IT業近幾年來朝大型集團化發展,而IT產業的中小企業也因業務依賴度增加,多半尋求跟大廠成為業務與投資的策略結盟,甚至透過借將方式由大集團派人加入原先的經營團隊,這樣零組件供應商不但有穩定業績與人脈得以自保,還可借力使力的提升研發能力,藉由客製化生產來提升競爭力,其中,因此創造顯著獲利、短暫坐上股王寶座者的也所在多有。

這種策略聯盟、或是依附大廠生存的現象,自從LCD產業興起以及鴻海成為IT業代工霸主後更加顯著,這也使得IT業食物鏈生存空間雖然遭受擠壓,卻還看不出有太嚴重的危機出現…直到全球金融與經濟突發巨變,一切瞬間改觀,過去的問題同時顯現,讓整個IT業榮景不再!

這種瞬間改變的現象出現在兩個地方,一是IT業的寬鬆資金空間瞬間消失,再者則是全球消費者對資訊產品的購買力,受創於金融風暴、經擠萎縮、房價腰斬,以及失業率上升的總和影響而瞬間緊縮!一個是釜底抽薪,一個是火上澆水,讓得IT業再也「紅火」不起來!

先就IT業的資金變化談起。過去10年來,IT業之所有會有那麼多的大型集團陸續成型,台灣與國際的資本市場都幫了大忙,不論是從公開市場募資,或是從銀行金融體系融資借貸,IT業如日中天的聲勢,加上股市興旺,讓所有的資金都變成了「Easy money 」,只要有好題目,不怕找不到錢!增資、發債、融資、聯貸,在在鼓勵IT業者拼命投資擴充,壯大集團王國的版圖。

據我猜測,不少公司發行可轉換公司債或是公司債,可能根本沒想過到期後要還錢!因為前幾年「Easy money」滿地都是,投資者自己找上門來給錢,舊債到期,再發新債還舊債就得了,既然金主搶著要給錢,還怕不能償還舊債嗎?所以,盡量擴充,盡量研發新產品,盡量籌資購併,跳躍前進!

舉例來說,近來台灣為了是不是要救DRAM產業而吵得不可開交,但就我來看,台灣DRAM廠的問題,可能就出於經營者發行公司債時並不把「還錢」當作很嚴重的事情看待,大家都已經習慣「Easy money」,反正永遠都可以借新還舊!

但當金融風暴出現,結構性變化來臨了,這些公司才突然發現,發新債借不到錢了,眼看著舊債到期,卻沒現金可還,當然一次就被擊倒,除了求政府救命、等著同業整併以外,也只能束手無策、坐以待斃。類似像台灣DRAM廠一樣的公司還不在少數,這是非常危險而且致命的。

這次的全球性經濟風暴,不但讓電子新貴身價大跌,更嚴重的是讓便宜的籌資管道瞬間消失!自此以後,業者所有的擴充資金、營運資金都得由盈餘累積而來,除了少數體質健全的廠商可以繼續借款以外,一般業者根本沒有以債養債的機會了,大部分的IT業者都必須back to basic,這種改變是對IT業的「釜底抽薪」,政府就算有再多錢也不可能再加薪添炭!這是資訊業榮景瞬間消失的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在第一篇所提到的,因為這一波全球性的金融危機、經濟風暴,使得電子資訊產品的購買不再以「炫」為主軸,不再一味追求faster、Cheaper、Better,而是以Just Right為選擇標準。不止資訊產品如此,連家電、汽車都以越小、越便宜,實用為訴求,這種消費行為的改變絕非幾年內可以扭轉。當生產的東西賣不出去,IT業的前途又怎麼可能光明呢?這一連串的改變等於是在台灣IT業頭上同時澆了好幾桶的冷水,怎還有榮景可言?

以上提到的這兩項「瞬間影響」,使得台灣IT業的結構性問題全部浮現出來,而且來勢洶洶。

不論是政府政策的調整、海歸派人才的斷層、創業題材的枯竭、抑或是Easy money所埋下的禍根,這些冷水煮青蛙的問題其實漸進而生,但全球金融風暴卻像是一枚炸彈,不但炸出全球經濟體系的大窟隆,也讓台灣IT產業過去幾年埋下的問題同時引爆。而我們被炸得七葷八素之後,想再從已然滿目瘡痍的廢墟中重新尋找25年前讓台灣IT業成功的條件,卻才赫然發現,所有的一切都已走了樣,「榮景不再」已是事實。

質變已經發生! 難以回頭

也許有人會說,既然台灣IT業正遭逢如此重大的危機,我們應該重新把過去成功的條件一一恢復修補回來,像是員工分紅配股、或是獎投條例等等,台灣就會有逆轉勝的機會。但我認為:「絕不可能!」,因為,金融危機、經濟危機以及消費習慣的改變,都不是三五年內可以恢復的,即使慢慢穩定,也不可能恢復過去的消費習慣!

就拿資訊產品最大購買國美國來說吧,美國(以及很多已開發國家)各種制度與優惠都是鼓勵一般民眾「寅吃卯糧」,藉著過度消費刺激經濟成長,根本不鼓勵儲蓄,幾乎人人欠債過日!過去房價不斷上漲還可以把房子當作提款機供應消費與購買資金,但這次次貸風暴引起金融風暴,銀行倒閉幾十家,有些銀行被政府接管嚴密管制,連帶產生的經濟危機,信用緊縮,失業率超過百分之十等等,使得許多人由這種過度消費中覺醒,再亂花錢就得宣告破產!因此,即使以後穩定下來,美國消費者也不會跟過去一樣,花明天的錢去開大車、住大屋一窩蜂買新鮮電子產品了!對資訊產品需求必然縮減,對IT業的衝擊必然巨大而且難以挽回。

口說無憑,不如讓數字說話吧。2009年第1季全球PC銷售量出現2002年以來首見的衰退走勢,衰退幅度高達7%,而全球軟體霸主微軟(Microsoft)2009年第1季更是遭逢上市23年來首見的營收衰退,這些資訊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如果還有人認為,這只是短暫、季節性的現象,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歐美市場的消費能力消退與消費習慣的改變,將成為恆常性的質變。

根據Money雜誌的報導,過去2年掛零的美國個人儲蓄率近期快速攀升,已來到3.6%水準,而在金融風暴大舉肆虐的2008年,美國個人儲蓄金額更是一路狂升,較2005年足足成長了6倍,總金額高達1,910億美元,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1.8%,而2009年1、2月份,美國人更愛儲蓄了,整體儲蓄金額更達到4,500億美元,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4%。

是什麼改變了一向不愛存錢、只愛花錢的美國人?就是這一場百年首見的金融危機,由資本市場掀起的巨浪,沖垮了消費市場的信心,連帶造成的高失業率,再從資本市場反噬消費市場,讓美國人的消費行為徹頭徹尾的出現結構性變化。如

果有人以為這種改變只是短期現象,美國人(歐洲人亦同)不久以後還是會恢復到以前的大量借貸,大量消費的行為的話,那就請拭目以待吧…(在我看來,除了經濟崛起的中國以外,幾乎沒有其他國家的人能夠保有穩定成長的消費。)

這些改變都是全面性的改變,是一種「質變」,是單向的、永遠的、不可回復的改變,這不是季節性的變化,不是這個月、這一季不好,等下一個月、下一季就會好轉的變化,這種改變一旦發生就會繼續走下去,直到經濟與金融資源生態完成重新分配,才能逐漸塵埃落定。所以,片面恢復過去的員工分紅配股、獎勵投資條例都是無濟於事的,因為IT業者面臨的新世界市場需求、產業遊戲規則、運作模式都跟過去截然不同了!

或許有人會認為,在這個時刻,如此貶低打擊台灣IT產業,是在傷口上撒鹽,但我必須要說的是,這不是無的放矢的唱衰,相反的,我是希望藉此提醒更多人,應該重新思考資源重新分配的可能性,以及產業、個人的競爭力又該往哪邊補強與發展?

我認為,台灣不應該再把資源盲目的投進資訊電子業;從業人員也不應該再想電子新貴這件事,因為,已經沒有電子新貴了;投資的ROE(return on equity)越來越低,大量的資本投入,所獲得的獲利回饋是非常微薄的,不論是台灣半導體業或是LCD業都是一樣,必須要一直有錢投進去才能繼續,而且動輒以千億計算,但何時回收?沒有人看得到。台灣資訊電子業已經變成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產業,該是清醒、看破的時候了!

下一塊石頭:雞肋產業的下一步,又會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