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吧

段正明


時間是2022年11月,我如往年一樣,跑完杭州馬拉松,到武漢來看我的朋友們。

武漢跟我2008年離開時已大不一樣,加上前幾年武漢的鄭日月先生發明了捕夢機(詳見【捕夢機】一文),更使得武漢紅透了半邊天。

捕夢機上市後,造成全球搶購風潮,有錢都買不到,捧著現金在群茂總部的門市排隊也沒用。只有頂端有錢有勢的人,通過關係經過審查,才可能買到。但是,還是有幾百人幾千人在門口排隊,等著試用五分鐘。試用的機器從兩台加到五台加到十台,公司的花費不少,還是抵擋不住從世界各地蜂擁而來的人潮。

群茂總部埵酗@個聰明的女孩suki,向公司的孟總提了一個點子,「乾脆搞個夢吧,類似網吧,既可以讓大家試用,又可以有營運收入。」孟總聽了大喜,馬上行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全世界第一家夢吧就在武漢出現了。這下更不得了了,各國的媒體爭相報導外,各地的旅行社紛紛推出【捕夢旅遊團】,到武漢的飛機班班爆滿,賓館酒店一家一家新開張,當然,夢吧也一家一家新開張,武漢成了世界中心了,武漢人都樂的闔不攏嘴,孟總也從武漢區域總經理被拔升成為全球業務總裁。

去年來武漢的時候,已經有三家夢吧營業了,武昌漢口漢陽各一家。基於我跟群茂的淵源,還有跟孟總的交情,我享有最佳的優惠,八折,這是孟總所給的最佳待遇了。看了新聞媒體那麼多的報導,我當然迫不及待的去體驗一下。

武昌的光谷創業街,群茂總部旁邊,就有一家夢吧。孟總親自帶我過去,門口好多人在排隊,還有一團一團的觀光客。一進門,就聽到所有的服務人員大聲的喊:「孟總好!」孟總清咳一聲,「哦,這是我的朋友Jimmy,你們要好好招呼他。」他轉頭跟我說:「Jimmy,你慢慢玩,我有事先走了。」

我迅速的打量一下四周,左手邊是等候區,幾排椅子坐了四五十個人。右手邊是捕夢區,放了三十幾張的躺椅,躺椅靠近頭部的地方有個可以移動的罩子,閃著紅紅綠綠的小燈,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捕夢機了。想到我馬上就可以試用了,有點興奮。

服務員走過來跟我說:「季總你好。」 我說:「我不是季總,你就叫我吉米。」 她伸伸舌頭傻笑:「你是孟總的朋友,不用排隊等,來,我帶你過去。」

就這堙A你躺下把罩子罩好就可以了。」
「要怎麼操作?」
「完全不用操作,是全自動的,你只要把眼睛閉上,機器就會跟你溝通。」
「我可以使用多長時間?」
「喔,目前太多人排隊,所以公司規定每個人只能使用一小時,收費一千塊。」
「哇塞,一千塊,搶錢啊。又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她又伸伸舌頭傻笑:「時間寶貴,那你就慢用勒。」

我躺好罩子罩好眼睛閉好,眼前出現很柔和的光,深遂而空靈,好像就要看到宇宙盡頭,心情一下變的非常平和。耳邊也傳來很柔和的聲音:「季總你好,喔不,吉米你好,歡迎你第一次使用捕夢機。請放輕鬆,使用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也不會有後遺症。不過在進行之前,我們還是要請你簽署一份使用同意書。」眼前出現一個電腦螢幕,視窗堭K密麻麻的條文,真煩,我也懶的看,直接伸手按下【我接受】的按鈕。

你可以不必動作,也不必出聲,只要用想的,就可以操控。」螢幕出現兩個按鈕,一個是【自訂劇本】一個是【現成劇本】,先試試現成劇本吧,那麼多劇本,日劇韓劇偶像劇武俠劇,好,天龍八部,我當段譽。

哇,緊要關頭,六脈神劍又使不出來,突然,什麼都不見了,只剩下一片柔和的光,「季總你的時間到了,謝謝光臨。」TMD怎麼可以這樣,演到一半停了,還好正在危險時候,要是正在快活高潮停了,那豈不鬱悶死了。

我還要再續時。」我跟機器說。
「不行的,現在規定每個人每天只能使用一小時。」
「那我換一台機器。」
「換機器沒用的,你跑到漢口的夢吧去也沒用的,凡做過必留下痕跡,我們會知道的。」
我們?他們是誰?一陣恐懼襲上我身,我一把推開罩子,拔腿就往門外衝。

季總,你還沒埋單呢!」 付了八百塊,走在路上越想越可怕。他們,不知道他們在我腦袋媗爸咻h少東西,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在我腦袋堹d下東西。管它的,做都做了,擔心後悔也沒用。

當天晚上,做了好多奇怪的夢,醒來之後,用力回想,只有一點點殘留印象。有好多怪物,有的像蠍子,有的像蜈蚣,有的像蜘蛛,都有好幾公尺高,不像地球上的生物,張牙舞爪的向我逼近,這時,出現了一個穿著舊盔甲騎著瘦馬的騎士,把那些巨大的怪獸一一殺死,現場只留下一個巨大的空木馬。從來沒做過的詭異的夢。

醒來已經快中午了,喝了一杯咖啡就去張老師的畫室。每次到武漢來,總是要跟國畫大師張金林老師把酒言歡。認識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全國頂尖畫家,這幾年,他的畫已得到全世界許多著名的美術館收藏,得到很高的評價,我這輩子最佳的投資,就是收藏了一批他的畫。他對我這個老朋友一點架子也沒有,左一句「Jimmy來,抽菸」,右一句「Jimmy來,喝酒」,我們談藝術談人生,痛快的不得了。晚上,從他湖邊的畫室回來,帶著七八分的酒意,還有滿身的藝術氣息,我在街道上隨意漫步。

走著走著,又走到夢吧門口,今天才看到招牌,原來叫『月狐夢吧』。月狐,還蠻有意境的名字,有點聊齋的感覺,又思古又神秘,充滿浪漫的氣息,不知道是哪位雅人取的。我遲疑一下,還是走進去了,「季總好!」門口兩排的服務人員邊鞠躬邊大聲的喊。我又不姓季,只是大家叫我吉米,老是被叫作季總,認了吧。

這是你的號碼牌,你大概要等一小時。」
「我是孟總的朋友,可不可以不用排隊?」
「要孟總親自帶來的VIP,才可以享受不用排隊的優待喔。」
「哦,好吧,我去走走,待會過來。」

清涼如水的深秋晚上,我獨自一人漫步街頭,夜是如此美好,看著掛在天空的上弦月,等一下使用捕夢機,我要試試【自訂劇本】,那我想要怎樣的一個劇本呢?一個人影進入我心中,就她吧,2004年初,我被她撥動心弦,寫了一些情詩。也為她的離去,哭的西哩花啦。在那個美麗的湖,從初見的羞澀,到離去前的告別,到別離後的感傷痛哭,那短短的三個月,都在那美麗的湖。讓那湖水訴說一些回憶吧。

躺進了捕夢機,那美麗無邪的回憶開始重現。第一次見到她的驚豔,深夜聽著爵士喝著威士忌寫情詩,湖邊喝咖啡的欲言又止,吊橋上的捉弄嬉笑,機場送別的默默無言,一幕一幕的重現,是如此美好純潔。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刹那,我已無憾矣。

去年就只試了兩次捕夢機,雖然又貴又有使用時間的限制,但還是值得。回到臺灣後,又做了幾次唐吉柯德殺怪獸的夢,後來就沒有了,感覺一切正常,沒有我所擔心的後遺症。

今年的武漢又比去年繁榮了許多,旅遊團的人潮帶來了錢潮。隨著捕夢機的供貨的增加,全國一些大都市也有夢吧開始設立,到武漢的旅遊團就比較少了。腦經動的快的生意人,更有新的經營型態出現,有捕夢賓館,捕夢足療,捕夢桑拿等等,捕夢機深入了社會各個階層。

我這次就住在光谷創業街的一家捕夢賓館。進了賓館稍做盥洗,我就躺進捕夢機,蓋上罩子閉上眼睛,柔光出現了,
「Jimmy你好,一年不見了。」機器對我說。 好傢伙,還認得我,而且名字也沒叫錯。

出現的螢幕有好多按鈕,除了原來的【自訂劇本】【現成劇本】外,還有【情侶共夢】【多人合夢】【網路聯夢】【再續前夢】【半醒半夢】。哇,我一下搞不清楚要選什麼,正打算問機器,聽到有人在敲我的門。

推開罩子打開了門,是個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女人,仔細一看,我呼吸快要停止,是她嗎?不可能是她呀,她怎麼會出現在這堙C

她用手指比了一下嘴,示意我不要說話,她臉迅速靠過來,嘴唇貼上我的嘴唇,天啊,她吻我了,我連作夢都沒想過。突然,嘴巴埵h了一個東西,感覺上好像是折起來的紙條。她靠到我耳朵邊,很快又很小聲的說:「不要吐出來,不要說話,聽我說。字條埵釣潃荓K碼,你用捕夢機的【再續前夢】輸入第一個密碼,我把整個事情都錄進去了,你看了就明白。」

旁邊閃出兩名短髮壯漢,「不准動,我們是安全局的。」一手拿著槍,另一手閃了一下證件。她轉身就跑,兩名壯漢追過去,「再跑就開槍了!」我愣在那哩,不知道該不該去幫忙。這時槍聲響了,我看到她身體震了一下跌倒地上。

兩名壯漢過去將她雙手反銬,從地上拉了起來。還好,地上沒看到血跡,她身上也沒有血跡,應該沒有受傷吧。一名壯漢拉著她離開,另一名則往我走來,
「跟我去局堣@趟作筆錄。」
「好,我進去穿件衣服,洗個手。」我含混的說著,要趕快把嘴堛漲r條處理掉。
「給你兩分鐘,快點!」 我匆匆穿了衣服,進了洗手間,把字條上的密碼輸入手機,再把字條沖到馬桶堙C

還好,偵訊的過程沒有難為我。我堅稱我不認識這個女人,她是敲門問我要不要陪伴過夜。看他們的表情,好像相信我的說法。我故意問了一下:「你們抓她是掃黃嗎?」他們笑而不答。安全局怎麼會掃黃,看來她惹的是大麻煩。

回到賓館,已經半夜了,又累又餓。匆匆洗個澡,吃了速食麵,精神好多了。躺進捕夢機,選擇【再續前夢】,並輸入了字條上的第一個密碼。她出現了,坐在水邊。是那個湖,那個有很多回憶的湖。她變瘦了,比以前還美,也比以前年輕。是她,那淡淡的微笑,混雜著堅忍自信哀傷落寞的笑容,是她,沒錯的。

Jimmy, 是我。」她的聲音還是這麼溫柔多情。
「十八年了,都沒有跟你聯繫,我一直都惦記著你,也一直都知道你的生活情況。」
「2004年在臺灣碰到你,是個偶然。2022年在武漢碰到你。是我的期待。」

你曾開玩笑的問我,是不是女情報員,你說,這麼漂亮的女孩,只有在007情報員的電影堣~有。當時我笑笑回答說,你猜。」

沒錯,我是在美國的情報單位工作,2004年到臺灣的任務比較單純,只是搜集情資,三個月任務完成後我就回美國了。」

這次的任務,是為了捕夢機。捕夢機背後有一個大陰謀,將影響整個世界的平衡與西方國家的安危。」

我想你也可以猜的到,捕夢機除了可以直接感應人腦的思想,還可以讀走腦中所有的資料,這是最先進的讀腦科技。。」

更厲害的是,捕夢機會在人腦中置入各種病毒,像電腦病毒一樣,蠕蟲病毒,寄生病毒,木馬病毒等等。這些病毒能潛伏繁殖傳播,主要用來控制人的大腦,控制人的思想行為,這是更先進的控腦科技。」

全世界最高級的軍事戰爭科技,從二十世紀的潛艇戰機核彈航太,演變到現在的生化控腦,這些技術一直都是美國領先的。中國的國力強大後急起直追,但一直都還未超過美國。」

捕夢機的發明是一個優勢劣勢的轉捩點,美國的讀腦控腦技術還是領先中國的,只是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好的傳播載具。就像電腦,如果不是網路的普及,電腦病毒也不容易傳播。」

捕夢機本來只是一個單純的大眾普便需求的消費產品,中國聰明的軍事領導人,竟然想到把它當成讀腦控腦的傳播載具。當捕夢機進入到全世界的每一個家庭,中國就可以控制全世界了。」

美國情報單位早就知道這件事,本來的想法是警告世界各國,經過幾次高層會議的討論,有人提出一個絕佳的主意:搭順風車,並且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捕夢機已經申請了全世界的專利,在專利還沒有過期失效之前,美國只能利用中國生產的捕夢機。」

目前,美國已經找到反制的方法,那就是病毒中的病毒,木馬內的木馬。在中國的捕夢機病毒中植入美國的病毒,美國的病毒控制了中國的病毒,美國就是最後勝利者。技術已經成功了,只是沒辦法從美國穿透防火牆,將病毒植入源頭。」

想到有可能在武漢碰到你,我請纓加入這次任務。我們一共五個人出這次任務,行前,我們腦中都已植入了病毒中的病毒,也將這些病毒通過武漢的捕夢機,感染了源頭,並且也記錄了過程以及啟動密碼。只是被中國的安全單位發現了,人一個一個被抓。估計這些檔是帶不走了,這任務也就失敗了。」

我想請你幫的忙就是把這些檔帶出去,目前存放在武昌火車站的存物櫃,給你字條上的第二個數字,前半部是存物櫃的編號,後半部是取物的密碼。你帶到臺灣後,自然會有人跟你聯繫。」

當然,這是有危險性的,你不幫忙我也不會怪你。以後大概沒有見面的機會了,我們只有在夢中相見了。Jimmy, 再見!」

柔和的光亮起,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她消失了,以後可能再也看不到她了。我坐了起來,到了杯酒,點了根菸,我有點驚嚇,捕夢機背後的陰謀已經夠嚇人了,竟然還有美國反制的病毒中的病毒。她居然真的是美國的情報人員,我竟然被捲入了中美的情報戰。

我要不要幫她的忙呢?她為了能見到我而出這次任務,甚至可能因此而犧牲生命,我不幫忙她就白白犧牲了。可是我幫忙的話,如果失敗了,那後果可嚴重了,有可能我也就此消失了。如果成功了,美國就可以掌控全世界,變成是絕對的霸權,這是我不樂見的。

到底我該怎麼辦呢?

天快亮了,躺到床上,不想再用那捕夢機。用力掐了大腿一下,好痛,確定今天發生的這些事不是作夢。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又做了唐吉柯德殺怪獸的夢。醒來已經中午,隨便吃了午餐,決定到武昌火車站看看。

車站人很多,我在火車時刻表前假裝在看班次,一邊留意附近有沒有可疑人物。看了一陣子,信步在車站各處走走,看到了存物櫃區,走過去找那個存物櫃的位置。看到了,那個櫃子在角落的最下面一個。忽然看到存物須知的告示:為了保持存物櫃的通暢使用,每個星期天晚上十二點,所有的櫃子會自動打開,工作人員會把堶悸漯F西清空。

星期天,今天就是星期天。怎麼辦?過了今天東西就會被清掉。清掉也好,我就沒有煩惱了。腳步猶豫一下,心想,要不先把東西拿走,要怎麼處理慢慢再說。又溜搭一圈,確定沒有人跟蹤。把開箱密碼輸入,門鎖打開了,我又環顧四周一圈,確定沒有人注意我,一個箭步過去,把門打開。

堶悼u有一張紙,紙上寫了幾行清秀的字:
「Jimmy, 謝謝你幫了忙!為了怕連累你,東西我們已經從別的管道送出了。」 沒有署名。

我鬆了一口氣,這下不用煩惱怎麼處堣F。突然,那張紙被人搶走,我手上也被銬了手銬。「好小子,就知道你有問題,這下被我們逮到了吧!」是昨天那安全局的兩個人,我正要辯解,一人說:「你不要說話,回到局埵A說。」

到了局堙A我就被關進拘留室,等了半天也沒人來問口供。晚餐送來了,我也沒胃口吃,只坐著發呆,抽著菸,擔心著我未來的遭遇。真希望這一切只是個夢,夢醒來就沒事了。

終於,有人來了,把我帶到一個空空蕩蕩的大房間。房間堥S有桌子,只擺了兩台捕夢機,還有一個控制臺,上面好多旋鈕按鍵顯示幕,密密的排線連接到捕夢機。對了,他們哪需要問訊,捕夢機可以把你腦子堛漫狾雩禤く讀出來,你想撒謊都沒輒。

等了一下,又有人進來。她也來了,穿著白色寬鬆的絲質長袍,一頭像瀑布的亮麗黑髮,披到胸前。她用哀傷的眼神看我一眼,沒有說話。

她明天就要槍決,」旁邊的幹員說,
「我們本著人道精神,給她一個最後願望,她希望跟你一起做一個夢。」 我的眼淚流下了。

兩個人分別躺進補夢機,其他人離開了,我想問他:「你還好嗎?」又覺得這個問是多餘的。閉上眼睛,進入兩個人共有的夢。她溫柔的看著我,輕輕的抱著我親我。互相蛻去了衣服……

【這段劇情,太過煽情,被審核員刪除,讀者請自己想像。】

纏綿悱惻風起雲湧,我正進入高潮,突然白光亮起,一切都停了,聽到有人說:「成了!」好幾個人走進來房間,她也站了起來,一個長相威嚴的中年男子跟她說:「你立了大功一件。」她對那男子鞠躬:「謝謝局長,是您領導有方。」

突然覺得她的樣子正在變化,人慢慢的變矮,臉變瘦,連頭髮都在變短。就在我面前,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我驚訝的張著嘴,瞪大了眼。

哈哈哈,這是我們基因工程高科技的成果,可以把人的長相隨意改變。」局長很開心的說,「一年來籌畫的工作,今晚終於完成任務了。」
「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我一頭霧水。
「這說來話長了,不過今晚我很高興,就跟你說個明白。」

你已經知道,捕夢機會在使用者的大腦奡茪J各種病毒,可是當你第二次使用時,我們發現病毒幾乎都死了,這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現象。我們立刻調集專家,連線及時做各種試驗研究,發現你的腦中有一種特別的防禦免疫系統,會產生抗體,殺死我們的病毒。」
「唐吉柯德?」我想起了唐吉柯德殺死怪獸的夢。

我們雖然延遲了你的一小時的使用限制,還是沒有辦法突破那防禦系統。哦,你稱它為唐吉柯德?不錯的名字。我們當時只能取了一些抗體樣本,準備長期來研究破解方法。不只是要破解,我們還希望能從堶掩s造出疫苗,給我們的重要人物施打,讓他們也能抵抗病毒。」

經過幾個月的研究與試驗,從取得的抗體樣本,是可以製造出疫苗。可是這些疫苗能對抗的病毒是有限的,但是病毒會不斷的演化,疫苗對演化出的新品種毫無作用。所以,我們必須取得你大腦防禦系統運作的核心機制。」

可是怎麼樣能突破你的防禦系統進入核心呢?這是一個難題。有一派人說,很簡單,等你來的時候,抓起來,慢慢實驗,再不行,剖開來研究。腦科專家說,來硬的是不行的,人死了更沒用。唯一的機會是,人在高潮的時候,大腦會短暫癱瘓,只有利用這個時間,才可以侵入防禦系統進入核心。」

所以,我這次來武漢所發生的事情,都是你們安排的?」我問。
「沒錯,要讓你產生高潮,又要在我們的實驗室用我們特製的機器,我們必須精心安排。我們找了幾位小說作家電影編劇,根據所有從你腦中讀到的資料,編出了這個絕妙精巧的劇本,果然成功了。哈哈哈哈!」

所以,根本就沒有美國女情報員,也沒有病毒中的病毒這回事?」我想要搞清楚。
「美國情報員當然很多在國內活動,大多數我們都有掌控。至於你那位美國女情報員,呵呵,只是你的猜想吧,我們根據你的猜想來編劇,精采吧!病毒中的病毒,根據我們的情資,美國是有相當的成果,我們也在防備,也正在研究病毒中的病毒中的病毒。有了你的防禦系統,美國就不是對手了。」

能為中國做出貢獻打敗美國,我當然也很高興。但是,
「你們會怎麼處置我?」我很擔心我的未來。

,怎麼處置你?我還沒想好呢,這樣吧,你就在這先住上兩天在說。」他沉吟了一下。
「我幫你們打敗頭號敵人美國,我就是民族英雄,你如果監禁了民族英雄,不就成了民族罪人嗎。」我靈機一動,刺他一句。
「那好吧,先放你回去,可是要有個幹員二十四小時跟著你,這邊的人你選一個吧。」

好像看到那個女生跟我眨了一下眼。其他幹員都是男的,我不喜歡整天被個男的跟著。我說:「就那位女幹員同志吧。」雖然剛剛被她玩弄了,她也只是聽命行事。

暫時脫身了,回到賓館,我要服務員拿了棉被枕頭來,鋪在地上,洗完澡準備睡覺。轉頭看了一眼,女幹員又變成她了。我冷冷的說:「幹嘛又玩起這套把戲,我被你騙的還不夠!」

Jimmy, 真的是我,這是我的本來面目。」她說,
「我是雙面諜,潛伏到這邊快四年了。」雙面諜,我狠狠的瞪他一眼,把我騙的好慘。

去年,我布建在月狐夢吧,充當服務員做監看工作。你第一次進夢吧,就是我接待的,那時候看到你,我好高興喔。」她伸伸舌頭傻笑。我記不起那個女孩的長相,這個傻笑我還有印象。

你認為他們會放過你嗎?他們一定不願意美國也得到你腦中的唐吉柯德。只要你活著一天,他們就擔心一天。」聽她這麼說,我是死定了。

跟我到美國去吧,這件事完成後,我就退休,我們可以隱姓埋名一起過日子。」 隱姓埋名跟她一起過日子?我看了她一眼,她以經不是我認識的她,不是我心中的她。我不會想要跟她過日子,我只想跟我老婆一起過日子。

她看我一直不說話,臉靠過來要親我,我把頭轉開。她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
「就算你回到臺灣,中方要殺你,美方要抓你,你逃的掉嗎?」

事不宜遲,乘他們被勝利沖昏了頭,我們得趕快走。」她很嚴肅的說。
「吃下這顆藥,五分鐘內,你的長相可以隨你想像變形。快點,拿去吃下。」

當然我也知道,她把我帶到美國,幫美方得到唐吉柯德,她又是大功一件。可是如果沒有美國的保護,我可能也無法再活著了。我伸手接過藥丸,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凝重的說:「局長打來的。」我手一軟,藥丸跌落地上,該不是格殺令來了?

局長您好,您有什麼指示?」
「放了他吧。」對方的聲音很大,我可以聽到。
「放了他,我是不是聽錯了?」她小心的回答。
「放了他吧,他已經沒用了,我們弄巧成拙了。」
「發生什麼事?」
「我們取得了唐吉柯德,可是我們控制不了,唐吉柯德竟然通過網路,流到每一台捕夢機,進駐了每一個使用者的大腦。現在,每一台捕夢機都發出警報,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腦中都有了唐吉柯德。」

放他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