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夢機

段正明


「2020年,愛迪生世界發明大獎,金牌得主是:」急促的鼓聲響起。

「來自中國武漢的鄭日月先生。」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我從座位上站起來,轉身向數千位來自世界各地頂尖的發明家揮了揮手,掌聲更加的熱烈了。

我走上頒獎台,同時把我西裝的扣子扣上,這是國際禮儀,我早就在心中溫習很多遍了,得獎感言也早就背的滾瓜爛熟了,這些場景在我夢中一再的出現。

「謝謝,謝謝大家!」我不是英文不好,我就是要用中文致詞,我年輕的時候就這麼想過,只是那時侯想的是領諾貝爾物理獎。我就是要用中文說,他們聽不懂是他們的遺憾,誰叫他們不學中文。中國強大以後,學中文的人多了。我是中國人,我以中國人為榮,我當然要說中文。

「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明,將帶給人類無窮的幸福。」我一點都不用謙虛,全世界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人,受惠於我的發明,訂單接到手軟,世界各地都有我的工廠,出貨日期都排到2023年了。不願意等的人,捧著現金在群茂總部的門市排隊,整個武昌的光谷交通都癱瘓了。

「我得這個獎,要感謝很多人,首先要感謝的當然是我的爸媽,最要感謝的是我那可愛溫柔漂亮體貼的老婆,更要感謝我工作夥伴的努力。」不能免俗的,這些感謝是一定要講的。

「還要感謝一個很重要的人,是她給我的靈感。只是她的名字我忘記了,也許我根本就不曾知道她的名字,她的網名叫月下白狐,我不曾跟她見過面。有一晚,那年是2008年,我在她的空間看到她寫的日誌:」



【梦】

很想做梦。可是我少有梦。多希望日有所思,能夜有所梦。

但是梦神从来不眷顾我,美好的事情为何连梦都不曾让我做。

给我一个梦,让我在梦中旋转、飞翔,我想我的笑声会洒遍空中。

聆听着
梦中风的歌唱
让我微笑着
从每个清晨醒来

「我被感動了,做一個美夢,做一個自己希望的美夢,這麼一個卑微的願望,是這麼的不可得。不只是她而已,好多人,包括我自己,在真實生活中不能達到的事,希望能在夢中實現,但就是不可得。好悲哀,連夢中都不可得。」說到這,我扶一下眼鏡,偷偷擦了一下眼角。

「於是,我立志要做出一台機器,可以讓人做他想做的美夢。我開始廢寢忘食的研究實驗,運用我電腦的專業,加上我生物科技的知識,做出一台又一台的機器,把自己當白老鼠試驗,弄得我常常搞不清是醒的還是在作夢。」當然是值得的,要不我怎能做這麼多過癮極了的夢。

「經過十年鍥而不捨的努力,一台接近目標的原型機終於出爐了。這個時候,好多人都要當我的白老鼠,過過好夢成真的乾癮。實驗室門口門庭若市,連賣東西的小販都有十幾個,你們可以想像那種盛況。」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講超過十分鐘了,我還是濃縮一下吧,人權團體抗議的事就不說了。

「那時候操作起來比較複雜,使用者要先把他想做的夢的劇本先說一遍,機器根據聽到的,用虛擬實境的方式,在使用者的腦海裡播放,美夢就出現在腦海中,甚至讓人分不清楚是真是幻。只是劇本常常無法完全表達出使用者所想要的,這個落差總讓人覺得美中不足。」感覺是不容易用言語來表達的。

「又經過兩年的改進,終於,現在的機器可以直接感應人腦的思想,現在,人只要躺進機器裡,設定好要做夢的時間長度,就可以開始享受他想要的美夢了。從此,人類有了無窮的幸福。」

「願大家都有美夢,謝謝大家,Thank you very much.」又想起如雷的掌聲,我微微鞠躬致意,拿著獎盃往台下走。突然,腳下不知拌到什麼,整個人就往台下摔去。

一陣驚嚇,眼睛睜開了,我躺在我的機器裡,搞不清剛剛的事是真實的還是在作夢。